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最后一個使徒 > 第六十一章 圣堂之底
    杜瑜琦在劍術方面獲得了突破的同時,圣堂這邊也是將黃金圣餐給送了過來。這玩意兒大概是個巴掌大的盒子,周圍有一層透明塑料一樣的東西包裹著,盛著的乃是個銀色的盤子,盤子的邊緣有個豎立的袖珍天使銀色雕像,看起來仿佛是把手一般,在盤子的中央,堆放的就是煉制出來的黃金圣餐,約莫有鵪鶉蛋大小,上面閃耀著柔和的光芒,不管口感怎么樣,賣相卻是很好的。

    休息了一個小時左右之后,杜瑜琦便被無念請了過去,被帶著在圣堂當中彎彎繞繞的走了不少的路,幾乎是繞得頭暈腦脹的,終于來到了一處地下的會議室當中,里面有十幾個銀制的天使燭臺,上面點的是牛油大燭,熊熊燃燒,將會議室當中照耀得十分亮堂。

    此時這會議室當中已經是坐了大概二十來人,杜瑜琦認識的林和fire都赫然在場,表情似乎都有些嚴肅,又等了幾分鐘,門口處紅衣閃動,大主教黎塞留已經是快步走了進來,對著大家微微行禮,然后在旁邊坐下,便對旁邊的一名司祭抬了抬下巴示意。

    杜瑜琦見狀頓時心中一沉,情況似乎有些不大對勁啊,黎塞留這樣的頂級人物都親臨現場坐鎮,那就只能說明這局勢惡化到了比自己想象當中還要嚴重的地步!他雖然知道圣堂的這筆報酬不大好拿,卻也未料到居然難度系數這么高!

    此時便聽司祭徐徐的道:

    “我不想隱瞞大家,現在的明斯克圣堂,已經處在了一種非常危險的境況下,這背后的原因想必在座的很多人都已經知道了,便是因為護佑著我們的神圣結界正在消退當中。”

    “而為什么我們的神圣結界會消退呢?經過了一系列的調查后才發現,有內奸混入到了圣堂當中,并且進入到了明文規定的禁區里面,他身上竟然攜帶著帶有強大邪力的上古深淵邀請函,在圣堂的深處開啟了深淵派對!我們對各位的要求,就是清理掉這些邪惡,將圣堂下方的污穢給凈化掉,接下來結界就會自動恢復了。”

    忽然有人便提問道:

    “凈化這種事情不是圣騎士最擅長嗎?現在敵人又沒有進攻,你們隨隨便便派遣出幾十名圣騎士不就能將這件事做了,為什么還要耗費大量的代價非要我們去呢?是不是下面的危險程度遠遠超出你們的評估?”

    司祭搖頭道:

    “不是這樣的,敵人乃是蓄謀而來,做好了準備,所以當我們發覺不對的時候,深淵派對已經是被直接進行到了非常完善的地步了,所以實際上此時圣堂深處已經是呈現出了半割裂的獨立空間狀態,在這種情況下,是無法送入太多人的,否則的話反而會加速空間割裂的程度,徹底的導致神圣結界失效,根據目前的評估來看,頂多就只能送入十來個人左右,而且里面什么情況都可能發生。”

    “所以,在人數受到限制并且對其中具體情況并不是太了解的情況下,進入隊伍的組成最好就是要以職業的多樣化為主,這樣的話,無論是遇到什么情況,都不會有無法進行應變,束手無策的感覺,因此進入的整個隊伍就一定要獲得最優化的配置,在座的各位都是我們選拔出來的強者,在自己的領域當中都擁有不凡的建樹,應該能夠完成這一次任務。”

    這時候又有個人高聲道:

    “既然出現的深淵派對乃是在圣堂的正下方,那么你們應該對此有相當程度的了解吧?所以我們需要相關的資料,越詳細越好,現在還藏著掖著有意思嗎?”

    聽到了這個人的追問,司祭看起來也似乎是面有難色,猶豫了一會兒才道:

    “本次進入深淵派對我們也絕對不會置身事外,所以依然會以圣堂主持此事,屆時將由四位圣騎士帶隊,各項資料和情報他們都了如指掌,有什么問題找他們就好了。”

    很顯然,這樣的回答當然是不能讓人滿意的,就連杜瑜琦也都微微搖頭------開玩笑,這圣堂深處的變故不消說,必然是格外的兇險,在這種情況下,哪怕是很簡單的資料幫助也應該是極大的,搞不好都能夠決定一個人的生死存亡,司祭這么輕飄飄的一句話就想把他們打發了,這怎么可能呢?

    眼見得周圍已經是群情洶涌,一時間不給個具體的說法出來就要前功盡棄,大主教黎薩留也只能長嘆一聲,站起身來,雙手虛按道:

    “這件事其實也并不是我們要刻意隱瞞,而是關系到圣堂的聲譽,我們也是理解各位的顧慮,因此倘若想要知道詳細情況,那就必須發下重誓不得泄露出去才行。”

    大主教說完了以后,一個沙啞的聲音立即就道:

    “我愿意發誓,但是你們也一定要將完整的資料發給我,在一切都是不明不白的情況下戰斗,就算是死掉了也不甘心啊。”

    杜瑜琦聽這聲音似乎有些陌生,回頭一看才發覺正是林的朋友fire,東方名字叫做海龍的,他這一帶頭,其余的人立即也是紛紛表態,顯然對他說的話很是贊成,然后就開始七嘴八舌的起誓。

    大主教黎薩留聽了以后微微點頭,便轉身走了出去,隨之離開的還有司祭等人,緊接著便有一干苦修士魚貫而入,將一份一份的資料發給了大家,當然,杜瑜琦也是拿到了一份。

    這一份資料乃是一本小書,其名字乃是四個字,叫做“圣堂之底”。

    圣堂當中的信仰來源乃是圣光,不過圣光終究是虛無縹緲的存在,因此在最初建立的時候,會將教會當中圣者去世之后的骨殖和遺物供奉埋葬了起來,然后在上面建造做禮祭的圣壇。

    這樣有形有實的存在就更加利于信徒的聚集,還有教派的發展,因此得到了大力的推廣,甚至圣堂當中還會默許,甚至推動這種對圣骨的信仰崇拜。

    不過,漸漸的事情就起了變化,信徒也是有自己想法的,他們開始覺得圣骨的周圍也是可以同樣達到庇佑普通靈魂的效果,于是有條件的信徒就想要自己或者自己的親人也一起埋葬在了圣壇的周圍。

    信徒們萌生出這樣的想法并不足為奇,因為哪怕是在地球上面,西方教堂外面的草地,東方佛教寺廟的周圍也是公認的最佳墓葬區。若不是有非常過硬的關系或者付出很大的代價,那么是不要想在那里有一席之地的。

    在這樣的觀念下,明斯克圣堂同樣也是要受到這樣的困擾,而它乃是修筑在城市當中的,要想盡可能獲得更多信徒的供奉和捐贈,那么就意味著要滿足信徒的愿望,所以,整個,明斯克圣堂的下方,便是一處龐大無比的公墓,在漫長的數百年歲月里面,超過三十萬人被埋葬在了下方安息!

    有一句話叫做,有光的地方,就一定會有影子,而光和暗永遠都是依附而生的,二者永遠都不可能單獨的存在,所以實際上在明斯克圣堂的下方,也是經常會有幽魂怨靈這種不死生物出現,卻只會零星出現,然后被圣職者迅速的凈化掉而已。

    只是,那內奸看起來也是蓄謀已久,便針對這一點潛入到了下方的公墓當中,開啟了深淵派對,在深淵派對的作用下,這公墓當中便出現了恐怖的變異現象,幾乎化為了鬼域!

    同時,在公墓的最深處,更是出現了一座封印之門,正是這座封印之門不斷散發出來的可怕氣息在不停削弱神圣結界,而這座封印之門一旦徹底的開啟,將會涌出大量可怕的魔物,到時候甚至整個夏特利城都可能會被毀于一旦。

    這不是危言聳聽,封印之門失控吞噬一座小城鎮的慘烈事件屢有發生,在歷史上都發生過多次。

    所以,他們這幫人此行的任務十分艱巨,既要將公墓當中被復生的不死生物一一凈化剿殺,更是得負責摧毀關閉封印之門,同時,封印之門徹底開啟的時間也大概只是剩余下來了五六個小時,時間也是相當的緊迫。

    而明斯克圣堂當中也是有強大無比的覺醒者坐鎮,為什么他們不出動覺醒者呢?

    則是因為此時封印之門已經是渡過了最初的幼生期,其精神觸手業已是遍布到了周圍,既可以源源不斷的汲取到周圍的陰氣而成長,又可以感應到整個墓穴當中的動靜。

    所以,對于已經有了預警意識的封印之門來說,一旦覺醒者進入到圣堂之底的巨型公墓當中,那么就會立即感應到其來臨,在面對這種根本就毫無勝算的敵人的時候,封印之門就會立即采取應急措施,不顧一切的全面爆發,使局勢徹底的糜爛掉。

    很顯然,這樣的悍然爆發對于圣堂這邊來說,無疑是不可接受的,因為這樣一來的話,知情人倒也罷了,不知情的人就會到處傳揚,說是明斯克圣堂下面竟然是出現了大量的不死生物和魔物,原來是表面上光明正大,其實藏污納垢!

    其實呢,若是這一處埋葬了超過三十萬人的公墓移到了其余的地方去,沒有明斯克圣堂的鎮守,這數百年來產生的不死生物只怕是百倍,千倍了,但是謠言這種東西一傳十十傳百,一句假話被一千個人說出來,恐怕就弄假成真,所以圣堂這邊根本就冒不起這樣的聲望危機。

    不過,對于封印之門來說,新鮮的具有強大力量的血肉,對它來說也是最具有滋補能力的食物,沒有之一。所以,它本身其實也并不排斥外人進入到其領地當中的,前提是這些進來的敵人實力乃是在其默許的臨界點之下。

    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下,進入圣堂之底的戰士的實力也就出現了一層明顯的天花板,倘若是超過了這層天花板會碰到頭的,就只能被直接給pass掉了。

    而圣堂當中反復測定,這天花板應該就是四階實力打底,同時派遣進去的人數總數不能多于十五人,同時,隨著這封印之門自身的成長,它的臨界點也是在不斷的提升,很可能再過三個小時的話,就允許四階以上的戰士進入了,但那樣的時間也未免太趕。

    同時,這本“圣堂之底”看起來也是早就撰寫出來了的,其中不僅僅是將明斯克圣堂下方的巨型公墓的地形圖一五一十的都詳細繪制了出來,更是連其中可能會出現的一些亡靈怪物的資料也是撰寫得明明白白,只有關于封印之門的那一段描寫乃是新添加上去的了。

    杜瑜琦看到了這里一下子就明白了過來,哪怕是沒有這封印之門事件,圣堂當中也是經常在派遣苦修士下去清理公墓,這個“圣壇之下”的小冊子便應該是派發給苦修士們用的了,因此上面資料的可信度非常高。

    他再次仔細的閱讀了一番這本小冊子以后,便招手喚來了旁邊的苦修士,讓他帶自己找先前的司祭,就說自己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尋找他談一談。

    杜瑜琦的要求很快就得到了滿足,司祭很快就出面單獨見了他,很禮貌的問杜瑜琦有什么要求,

    杜瑜琦則是很鄭重的道:

    “是這樣的,這一次前往公墓任務十分艱巨,我的幾位朋友看起來似乎更符合你們的要求一些,有他們的參與,成功完成任務的幾率至少能提升好幾個百分點的,司祭大人是否能向上面推薦一下?”

    聽完了杜瑜琦的話,司祭卻是毫不猶豫的搖頭拒絕道:

    “不行。”

    杜瑜琦嘆了一口氣,他乃是善于察言觀色的人,自己的提議司祭根本都沒有猶豫一下就直接否決,這就足以說明成功率很小了,但杜瑜琦依然有些不甘心的道:

    “為什么?”

    司祭猶豫了一下,然后很干脆的道:

    “倘若是別人的話,我只會告訴他不行就是不行,但是杜教士您是已經對圣堂證明過自己的忠誠的,所以我會告訴您,您推薦的朋友我們也都納入過考慮,但是都沒能通過初選,因為這件事的影響力實在是太大了,大到一旦泄露出去會影響到圣堂根基的地步......”(未完待續。)
精准免费一头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