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帝霸 > 正文 第3750章太多的不懂
    釣鉤落入了李七夜手中,但,那根本就不是釣鉤。

    掛在線最后一端的竟然是一只戒指,一只銅戒指,這么一只銅戒指看起來好像十分飽滿水潤,似乎它從溪水之中喝飽了水一樣。

    就這么一個銅戒指,此時看起來特別的有光澤,似乎它把所有的溪水都喝進了肚子里一樣。

    這樣的感覺,看起來很奇怪,它當然不可以是把整條溪水喝干凈,但,卻偏偏給人這么一種感覺。

    也正是因為有了這種飽滿水潤的感覺之后,這么一只銅戒指在這個時候好像是活了過來一樣,在這個時候,它似乎擁有了生命一樣,似乎它隨時都能化作什么生物,比如真龍一般,騰空而去,騰云駕霧。

    看到桿線最后一端竟然是系著這么一只銅戒指,這讓獨孤嵐不由呆了一下,雖然她沒有見過這只銅戒指,但是,她師父五色圣尊曾和她說過。

    讓她沒有想到的是,現在李七夜竟然把它系在釣線之上,就像像釣魚的誘餌一般,扔入了溪水之中。

    看到這樣的一幕,獨孤嵐心里面都有些發懵,她不明白李七夜這是要干什么。

    一開始獨孤嵐還以為李七夜是在釣魚,但,現在看來,并不是這么一回事,比她想象的還離譜。

    在她的想象中,李七夜在這里釣魚,那怕再離譜了,那無非就是釣鉤不上誘餌或者沒有釣鉤之類的獨一無二之舉了。

    但,現在獨孤嵐才真正明白,李七夜根本就不是來釣魚的,他來這里是另有其事,他也不是來看熱鬧的,的的確確是做其他的事情。

    “少爺,你,你,你這是……”獨孤嵐都有些發懵地看著眼前這一幕,看著李七夜手中的這只銅戒指,她思緒千回百轉,那怕她在這剎那之間,想出了千百個念頭,都不明白李七夜在干什么。

    “沒事做,釣一下。”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

    獨孤嵐當然不會相信這樣的話了,再沒事做,也可能把這么一只銅戒指扔入溪里面做誘鉺,要知道,這一只銅戒指用無價之寶來形容那都遠遠不過份,這是一只絕世無雙的銅戒指,特別是對于佛陀圣地而言,它更是有著非同小可的意義,它的價值是無法估量的,誰會像李七夜這樣,把這么一只銅戒指扔入溪水中做誘餌呢。

    “唉,這么一個破地方,也是折騰,要不要我放把火,把這里燒了。”李七夜看了看手中銅戒指,十分不滿意,搖了搖頭,然后他不僅沒有把銅戒指拆下來,反而隨手一扔,扔得遠遠的,最后聽到“撲嗵”的一聲響起,銅戒指掉入了溪水之中,隨著水流飄流而去,桿線一直放出,似乎它是無窮的長。

    李七夜突然把銅戒指扔入了溪水中,這把獨孤嵐都嚇了一大跳,明知道李七夜不會把這么一只銅戒指弄丟,但是,她依然有些心驚肉跳。

    一時之間,獨孤嵐看著溪水不由出神,她都不明白,李七夜為什么會把銅戒指扔入溪水之中,難道這溪水有什么奧妙不成?當然,不管李七夜獨孤嵐怎么去看,她都看不出什么端倪來,但,她可以肯定,李七夜這樣做,那一定有他的深意。

    “怎么,很感興趣?”在獨孤嵐看著溪水發呆的時候,李七夜淡淡地一笑。

    獨孤嵐回過神來,她不由甩了甩秀發,苦笑了一下,說道:“我只是想不明白而已。”

    “你上過圣山嗎?”李七夜突然問了這么一句話。

    “圣山?”李七夜突然這么一問,她回過神來,輕輕搖頭,說道:“沒有,不是誰都能有資格上圣山的,只說,能上圣山的人,都是佛陀圣地最強大的存在,或者權傾一方的至尊。聽說,我師尊他們四大宗師曾上過圣山,面圣過至尊。”

    圣山,佛陀圣地最高權勢的象征,這佛陀圣地的真正主宰,那怕是千百萬年以來,圣山是神龍見首不見尾,但是,它對于佛陀圣地的統治,依然是沒有任何人能撼動。

    圣山雖然是佛陀圣地最高權勢的象征,但是,千百萬年以來,它卻極少極少出現過,沒有人知道圣山在哪里,除非是得到了邀請,否則的話,其他人根本就上不了圣山。

    當然,能被邀請上圣山的人,那都是十分了不得的存在,如佛陀圣地的四大宗師,就曾被邀請過登上圣山。

    “所以,你不懂也是正常的。”李七夜含笑,點了點頭,說道:“當然,上了圣山,也不一定能懂。”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獨孤嵐不由沉默了一下,或許,李七夜這樣的存在,他的行事,他的所作所為,不是他所能理解的。

    “如果說,給你一個機會。”在這個時候,李七夜悠然地說道:“你看看這片山河,看看整個佛陀圣地,有那么一天,如果這么天地在你手掌之間,你覺得怎么樣?”

    “在我手掌之間?”獨孤嵐先是不由為之一怔,但是,她是根本聰明的人,很快就回過神來,她心神劇震,那怕對于她這樣的天才而言了,依然嚇了她一大跳。

    那怕獨孤嵐是一個心神堅定的人,依然是不由為之大震,好不容易,她這才穩定心神,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輕輕搖頭,說道:“少爺開玩笑了。”

    “如果不是開玩笑呢?”李七夜笑吟吟地看著獨孤嵐。

    獨孤嵐不由呆了一下,一時之間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好,她腦袋都有點空白。

    過了好一會兒之后,獨孤嵐回過神來,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她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回少爺的話,我覺得不適合。”

    “有點意思。”李七夜露出了濃濃的笑容,徐徐地說道:“說來聽聽。”

    獨孤嵐苦笑了一下,認真地說道:“若真的落于我肩上,只怕,我與正一少師之戰,無需再戰了,未戰,我已敗。肩負重任,非是個人勝負也,這戰,必勝,我承之不起,也無力承之,所以,未戰,我已敗。”

    “我更愿以個人戰之。”獨孤嵐認真地說道:“雖然我自知不敵正一少師,但,與正一少師此般天才一戰,必能讓我受益良多。個人榮辱,我能承受也。若是少爺托重任于我,非我本意,不能承受。”

    說到這里,獨孤嵐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神態莊端,徐徐地說道:“我問道,本求索于大道奧妙,心想登于大道巔峰,非求權柄在手,也非求顯赫天下。”

    “說得好。”李七夜點頭,贊揚地說道:“雖然,你不是天賦最高的人,也不是最聰明的人,但,你能秉承本心,這是最為難得的事情,未來必定無量也。就算今日一戰,非正一少師的對手,未來可就不好說了。”

    “多謝少爺指點。”獨孤嵐銘記李七夜的話,向李七夜深深地一鞠身。

    李七夜輕輕點頭,說道:“去吧。”說著,便閉上了眼睛,不再理會。

    獨孤嵐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向李七夜再拜,這才飄然離去。

    正一少師挑戰佛陀圣地,此事已天下人皆知,很快,正一少師東行佛陀圣地的消息也一下子傳遍了整個佛陀圣地。

    “正一少師來了。”當正一少師邁入佛陀圣地邊疆的第一步起,消息瞬間席卷整個佛陀圣地,如狂風暴雨過境一般,佛陀圣地的所有人都不由心神一震。

    正一少師來了,佛陀圣地年輕一輩,除了獨孤嵐,還有誰將會應戰呢?正一少師駕臨,他并沒有千軍萬馬而來,他僅僅是帶了三五隨從而己,可謂是簡裝出發。

    那怕正一少師僅帶三五個隨從,但,當他踏入了佛陀圣地的第一步起,他就是那么的耀眼奪目,可以說,他每走一步,在佛陀圣地之中,都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關注著他。

    正一少師乃是坐戰車而來,前面有二三騎開道,身后有二三騎殿后,僅此而已。

    雖然說,正一少師人數不多,但,當他東行而來的時候,卻是氣勢浩蕩,有紫氣東來之勢,那怕他獨行一人,也能驚動整個佛陀圣地。

    正一少師,坐戰車而行,此戰車,古老無比,整輛戰車乃是古銅所鑄,車上有箭眼劍坑,一看便知它曾出入過無數次古老戰場。

    戰車散發出了凌厲狂霸的戰意,當它轆轆前行的時候,猶如可以碾碎前面的所有敵人,根本就擋不住它。

    戰車乃是由一頭兇獸拉著,這一頭兇獸,頭角猙獰,露出了雪白尖長的獠牙,背生骨刺,似乎可以刺破天穹一樣。

    就是這么一頭兇獸拉著戰車而來,給人一種長驅而入、勢如破竹的感覺,十分的兇悍霸道,似乎可以瞬間把千軍萬馬撕裂。

    正一少師站于戰車之上,負手而立,他一身紫衣,神彩飛揚,張目之間,紫電天吐,如天君駕臨,御雷電,掌風云,他站在戰車之上,明明未動,卻給人山河搖晃之感。

    似乎,在此時,正一少師舉手,便是天雷降下,閃電劈打,給所有的敵人帶來滔天的天威,甚至讓人感覺,正一少師在舉手投足之間,便可斬殺千軍萬馬。
精准免费一头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