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盜天仙途 > 第五百零五章 公民的決意
    特洛伊廣場是一個可容納上萬人的空間,廣場中央一個圓形噴泉,噴泉中心位置立著宙斯的雕像。

    廣場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一位神靈雕塑,其中有阿波羅、赫拉、赫爾墨斯、雅典娜等神靈。

    此刻,廣場上靠近宮殿位置站滿了前來參加公民大會的公民,大家相互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少頃,國王在宮殿里出來,一步步走上廣場上高臺,環視四周,人群變得鴉雀無聲,大家滿懷希翼看著國王普里阿摩斯,等待著發言。

    國王緩緩開口,聲音鏗鏘。

    “各位公民,我是國王普里阿摩斯,這次召集大家,主要還是要讓大家決議出使希臘的人選。”

    “大家都知道,我曾經派安忒納沃斯當和平使節,持著和平的橄欖枝前去希臘,要求希臘人對搶劫姐姐赫西俄涅賠罪,并將她歸還回國,可是希臘人卻嘲笑著,使安忒納沃斯在希臘受盡屈辱,被希臘人趕了回來。”

    國王說到這里,臉上已是悲憤,而公民也露出了同仇敵愾表情,一國使者被趕出去,這是對特洛伊的挑釁!

    新一代公民早就習慣于自己城邦的強大,這怎么容忍得了?

    國王掃看了公民一眼,很是滿意,其實當年特洛伊毀滅,年輕的普里阿摩斯一手把特洛伊重建成現在的規模,他的威望很高,當下繼續說:“既和平的方式不能使希臘人賠罪,不能讓姐姐赫西俄涅早日歸國,那我想讓人率領一支強大的部隊,用武力來實現用禮節無法實現的目的。”

    安忒納沃斯此刻激動站了出來,第一個明確支持了國王建議,只聽他回憶:“各位公民,我,安忒納沃斯那時作使節在希臘遭受的侮辱,使我日日夜夜備受煎熬,每當我回憶起這段往事,我就痛苦萬分,怪自己不能為特洛伊王國挽回失去的尊嚴。”

    安忒納沃斯情緒激動起來,揮舞著手:“希臘人都是和平的狂人,戰爭的懦夫,上一次我帶著和平而去,卻受到了這些狂人的怠慢和侮辱,這一次,我們應該用強大的武力使那幫懦夫明白特洛伊王國的尊嚴不容侵犯和踐踏。”

    安忒納沃斯的講話激起了公民對希臘人的強烈憤慨,他們憤怒著,咆哮著,一致要求用戰爭來使狂妄的希臘人受到教訓。

    這時,一位年事已高的特洛伊人潘托斯從人群中站了出來,只見他雙手微微舉起下壓,稍稍平息了公民怒火。

    “各位公民,在我童年時,曾經聽父親奧蒂爾斯說過,神靈曾傳下神諭,如果將來拉俄墨冬家族中有一位王子從希臘帶回一位妻子,那所有的特洛伊人就會面臨災難。”

    “因此,我們不能受戰斗榮譽的迷惑。朋友們,讓我們還是在和平安寧中生活,別把我們的生命在戰爭中作賭注孤注一擲,那樣的話,也許連最基本的自由都會失去。”

    人群中發出一片嘟噥和唏噓。

    “潘托斯是危言聳聽,神諭,我怎么沒有聽過?”一位年紀跟他差不多的老人說著。

    “潘托斯值得我們尊敬,但他老了,追求安穩舒適生活我們能理解,但我們所受的屈辱一天不洗刷掉,丟失尊嚴就一天不奪回。”

    “沒有了尊嚴,我們就不可能獲得安穩舒適的環境。”這是一位中年公民說的話,并且獲得了許多人的稱贊。

    “對,我們只有用強大武力才能使懦弱希臘人明白特洛伊已經不是以前的特洛伊了。”

    每天都有幾十艘來自希臘各城邦的商船經過達達尼爾海峽,這時都要交納稅費,這也是多年來特洛伊富庶原因之一,但是希臘人經常與之產生摩擦,這就是因為特洛伊曾經被希臘人打敗和毀滅。

    因此這一位年輕公民的話,獲得周圍公民的強烈認同,沒有威嚴,怎么向諸邦的商隊抽稅吶?

    這可關系著所有人的福利。

    大家都對潘托斯建議表示了強烈不滿,要求國王普里阿摩斯不要理睬一位年事已高的老人的恐嚇,而大膽把心中決定的事付諸于行動。

    且大家一致認為,此次出使希臘的最合適的使者就是帕里斯王子。

    “埃薩庫斯和赫勒諾斯王子是預言家,平時是合適的使節,但現在,我們需要的是武力的王子。”

    “赫克托耳不能去,能斬殺海妖的帕里斯王子,才是我們中意的人選吶!”

    面對公民的熱情,裴子云不得不上臺,他走到高臺上:“各位公民,剛才就有人責備我——帕里斯,你是最合適的人選,為什么不去吶?”

    “可各位值得尊敬的公民,我才剛從伊達山回來,不通禮儀外交,怎么能去出使希臘?而且我才迎娶了俄諾涅不久,想在城中多留一陣,去希臘的話,至少要一年的時間,太久了。”

    臺下各位公民哄然大笑,因帕里斯這樣直白的話,而好感大增。

    當即就有人表示:“安忒納沃斯倒精通禮儀外交,但受盡了屈辱,還被趕了回來,現在正是需要一位武力強大的王子去出使希臘。”

    又有城中的貴族表示:“至于俄諾涅的懷抱是很好,不過我們會給予補償,可以給帕里斯十個處女奴隸當女仆。”

    說到這里,又一陣大笑。

    裴子云回應:“可我的哥哥赫勒諾斯以及值得尊敬的潘托斯都說有著神諭,說我去希臘不好,會給特洛伊帶來災難。”

    臺下公民群體回應:“如果神靈使你犯了錯誤,那我們就一起承擔。”

    裴子云眼光向國王普里阿摩斯看去,只見他微不可查輕輕點頭,就知道火候到了,就說著:“即是這樣,我就不推辭了。”

    話一落,眼前出現一梅,并迅速放大,變成一個半透明資料框,帶著淡淡的光感在視野中漂浮,數據在眼前出現。

    “任務:人民的決意——諸神的意志不可違抗,但你(帕里斯)不能承擔引發戰爭的責任(完成)”

    裴子云才一點,眼前頓時一黑,有了異相。

    就見自己頂上,籠罩著濃郁黑氣,形成黑云,更可怖的是,云氣伸出許多蛇頭,似乎要吞噬周圍一切。

    這時蛇不斷在云中游向公民,隨著游過,而太陽熄滅了光,廣場上呼嘯著地府的幽靈,公民們傻笑著,眼中卻充滿了淚。

    不過這異相只是一瞬間,轉眼命運點又增加了一個,并且發布了新任務。

    “任務:尋找新的盟友(亞馬遜王國)”

    “我的黑氣減少了七成,但并沒有憑空消失,只是轉移到了公民身上,不過歷史上,公民都為特洛伊流干了血,而特洛伊城破后,人民幾乎全部被屠殺,轉移不轉移,其實結果是一樣。

    “只是帕里斯個人,獲得一點生機。”

    “尋找新的盟友?”

    “也對,歷史上亞馬遜其實并沒有派兵來,只是女王的個人行動。”裴子云沉思的想著。

    “希望帕里斯王子此次出使希臘能夠凱旋歸來。”而公民并不知道變化,一位長老還在說著。

    “勝利!”

    “雪辱!”

    “凱旋!”

    廣場上人群齊齊吶喊,聲音直沖云霄,可見特洛伊人對幾十年前慘敗的恥辱,以及對勝利的渴望。

    “既公民大會全體公民決議通過帕里斯為出使希臘使者,帕里斯可不能辜負大家的期望,一定要拿出你最勇猛一面,讓狂妄的希臘人知道我們特洛伊的強大。”國王普里阿摩斯說著。

    “同時,為了給帕里斯的出使壯大聲威且增加使者團的實力,我決定在伊達山上建造一座工場,重新建造大型戰艦。”國王再次下達了一個命令,要在伊達山上建造一座工場。

    “召集城中的公民,進行訓練,有武器不足者,可由國庫平價賣出。”

    公民大會解決城邦的一切重大事件,每個公民在公民大會中都有選舉權,每個公民都有可能被選為議員,每個公民都要輪流參加陪審法庭,但是也承擔著義務,這義務最重要的是——戰斗。

    公民必須自備甲胄武器參加軍隊,每個戰士的甲胄、武器、馬匹,都是由自己出資購辦,而不是由國家供給,國家只承擔戰斗時的各種各樣后勤開支。

    不過總有相對貧窮的公民,這時國庫平價賣出武器,以真正武裝到每一個公民。

    “現在離出使希臘還有一段時間,赫克托耳,我現在派你出使夫利基阿,你要爭取獲得夫利基阿王國的支持,并且和他們結成同盟。”

    “是的,父親,我一定不負所望。”赫爾托爾鄭重說著。

    “帕里斯和伊福玻斯先一同到鄰國珀契尼亞,爭取這個王國的支持和結盟。”國王普里阿摩斯布置的井井有條。

    “父親,我們要爭取更多的盟友,鄰國珀契尼亞,我覺得伊福玻斯去就可以了,我有一個更好的地方去,就是更遠的亞馬遜王國,我愿意為父親爭取到亞馬遜人的支持和結盟。”裴子云站出來表達了不同意見,說出了自己籌謀去的國家。

    “我還聽說亞馬遜也出現了怪獸,我想協助亞馬遜女王解決掉怪獸,這樣可以更好爭取友誼,方便獲得支持和結盟。”

    歷史上亞馬遜的女王彭忒西勒亞還是率軍來援特洛伊,主要是因她打獵時看到一頭梅花鹿,舉槍擲去,不料誤中她心愛的妹妹希波呂忒,導致復仇女神追殺,任何獻祭都無法平息女神的怒火。

    彭忒西勒亞希望借助遠征來擺脫困境,因此她挑選了十二個女戰士來到特洛伊——雖都是女英雄,但不是成建制的軍隊。

    而且,彭忒西勒亞來的太晚了,幾乎沒有發揮什么作用就戰死了,要是早些時間來,或可以給予希臘人更多的殺傷。

    國王普里阿摩斯欣然同意裴子云的這建議,畢竟能多爭取一位盟友,對特洛伊來說都是百利而無一害。

    國王環視全場:“各位公民,此次我們即將面臨戰爭,但我們軍隊的數量卻遠遠的不夠,我希望在場的小伙子們能夠拿出你們的勇氣,為特洛伊王國戰勝希臘人貢獻你們最大的力量。”

    “散會。”

    散會當場,特洛伊青壯年表現出了足夠熱情,紛紛報名入伍,為即將到來的戰爭做出他們的貢獻。

    特洛伊人此刻斗志昂揚,他們比任何時都渴望戰爭,勇氣與決心使他們對這場即將到來的戰爭充滿了信心。

    裴子云也跟著退場,看著這些:“現在,一切都是集體的意志,這些人在歷史上,的確為特洛伊流干了血。”

    “現在,長老安忒諾爾怕已經有了異心了吧?”裴子云目光一閃,看了看一個臉色陰沉的老人。

    不過,公允的說,不算異心,只能算是想著退路——安忒諾爾幫助國王重建特洛伊建立,立下了功,但是在特洛伊之戰中,此人一開始就反對戰爭,鼓動國王把海倫交還換得希臘人的退兵。

    并且在希臘使者來時,就款待和保護希臘人的使者,因此在城破后成少數幸存者,特洛伊人尸體都是這一家安葬。

    不過,這也是人之常情,并不是所有人都希望建立霸權,獲得大國的榮耀。

    有一部分人只希望安享現在的富貴,雖然這很可笑,就算是特洛伊期求和平,希臘也會發動戰爭,不會允許特洛伊和平崛起。

    裴子云緩緩搖了搖頭,以前在前世看到這段故事時,總覺得可以改變,甚至為特洛伊的毀滅而感到遺憾。

    現在才明白,不但希臘要戰爭,特洛伊也要戰爭;不但國王要戰爭,公民也要戰爭;不但人要戰爭,神也要戰爭。

    誰阻擋,誰就立刻粉身碎骨,這不,哪怕是安忒諾爾長老,都只能迂回反對,而不能與民意相抗。

    就算是高高在上的諸神,也沒有和平的方法來解決希臘和小亞細亞的矛盾,解決諸神之間神力秩序的矛盾。

    而自己,只能在戰爭中努力壯大,爭取那一線生機。

    “這是不是所謂的小勢可改,大勢難改?”裴子云想著,卻加快了腳步去馬車,準備立刻回到自己的府邸,馬上就又要出使亞馬遜了,哪怕是新婚,總是離別多,相聚少,他不由嘆了一口氣。
精准免费一头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