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我的師弟是九叔 > 第424章 九叔來到

小翠死了,連顯形都沒有就被楊風給殺死雖然動手對比楊風這些年在香江是復雜多了一些慢了一些,但小翠依舊沒能掀起什么風浪來,比起楊風的實力她真的很弱。

厲鬼也只是面對普通人和實力一般的道士和尚比較兇罷了,碰到楊風還不夠看。

沒有鬼王實力千萬不要在我面前蹦噠因為你還不夠資格不是楊風自負,而事實就是如此。

小翠死了楊風將手里的東西丟在地上現在這些家伙已經沒用了,只能當垃圾丟掉不能再次使用臨時制作材料有限,楊風也只能一切從簡。

好在東西雖然很簡便卻很好用,楊風敢說很多人制作的法器還沒有自己隨便找點材料弄出來的好用。

死了嗎?

看到楊風將東西丟在了地上,小翠的慘叫聲也消失了一群被嚇得驚慌失措的村民們都停下來,疑惑的看了過來。

“大家不用跑了小翠已經被殺死以后不會再有小翠出來害人,大家不用害怕都回來吧。”

楊風抬起手一邊拍一邊大喊那些還在遲疑之中的村民這才敢看過來,很想知道這是不是真的。

小翠真的死了?好像真的死了,都聽不到叫聲傳出。

膽子比較大的人慢慢的靠了過來,發現地上有楊風剛才用來對付小翠的東西。

只不過現在變成了垃圾,被不知名的東西弄黑,柳枝像是被么燒過一樣黑漆漆的。

“道長,小翠死了?”

年紀有些大的村長杵著拐杖在兩個孫子輩的人攙扶下慢慢走了過來。

“死了。”楊風點點頭說道:“死的很徹底,大家不用懷疑。其實對付鬼沒有那么難,昨天你們只是碰到了一個騙子所以才會覺得小翠很恐怖而已,其實對我們這些修道之人而言小翠很容易就被殺死了。”

“太好了!”

一些被嚇破膽的人激動的大喊了起來,才不管之前小翠是不是自己村子里的媳婦誰讓她變成鬼的,到處殺人昨晚上不知多少人直接嚇得暈死了過去。

村民們很高興,懸在頭上的利劍沒有了,所有人都松了口氣。

包括村長在內,唯一高興不起來的只有小翠的公婆兩個老人甚至不知道等兒子回來以后,該如何向他解釋。

“你別太傷心了等小強回來,我會親自帶人去向他道歉的大家不應該議論小翠的不是,你放心誰要是不去我打死他!”村長氣勢泌洶的道,“而且,你們家小強回來后我會負責幫他說一門親,親自幫他將媳婦接回來,你盡管放心!我們村子雖然不富裕但是大家湊一湊,還是能重新幫小強找個媳婦的。”

“叔公我……”

小翠的公公看著村長嗷嗷大哭了起來,他不知道該說點什么。

本來他應該很生氣的但事情已經發生了現在說后悔有什么用呢,活著的人還是要繼續活下去,小強回來后還是要繼續找媳婦為家族傳宗接伐這是改變不了的事實。

不可能小翠去了,小強就必須一直死守著不能娶媳婦,不能生孩子直保持著單身。

“我出一份。”

“我也出一份。”

“還有我的。”

一群人紛紛表態日后小強娶媳婦,他們絕對幫一把哪怕小強什么都拿不出來,他們也會湊出資本來幫小強把媳婦弄回來估計以后村子里的人都不敢隨隨便便再去議論別人家的事情。

這一邊就能讓他們長記性,抓鬼那是自己的任務別人的家務事楊風就不方便插嘴了,他只能做一個看客至于村子里是怎么平息這件事的楊風管不著。

“來人,大東你們幾個將那個潑婦給我送到派出所去。”

安撫了小翠的公公婆婆村長讓村里的幾個小伙將推小翠到河里的婦女去派出所,然后朝楊風走來。

“道長辛苦你了一點小意思不成敬意如果道長不嫌棄的話在我們村子休息一夜,明天在走可好?”

楊風很累,村長看的出來而且他也怕楊風沒真的殺死小翠,小翠晚上又跑出來,因此留楊風在村子里住一夜是最好的選擇。

“好的,那就麻煩村長你了。”

現在已經一點過了楊風也覺得自己應該在村子里睡一覺,除了讓村子里的人安心之外就是他需要休息。

楊風答應下來村長很高興,馬上給他安排最好的房子讓楊風去體息。

楊風也沒有客氣收下了報酬,然后去睡覺,至于其他事村子的人自己處理。

報酬也不算多,就幾塊錢而已這個時候內地還沒有什么大面額的紙幣。

而且經濟也很落后根本拿不出太多的錢來給楊風尋常人家過個媳婦,也就一匹布就能搞定可想而知這個時候內陸的生活狀態也多困難。

不過這樣的困境會隨著經濟飛速發展而改變往后一年比一年繁榮富裕的人一批接著一批,像是春雨后的竹,瘋狂的冒出來。

少數富人帶動其他人一起富裕,雖然會導致富人越來越富但方針是對的。

“多謝村長的招待那么我就先告辭了上如果有什么問題,可以前來找我。”

第二天早上吃了一頓還算不錯的早餐之后,楊風就向村長告別打道回府。

去的時候用了好幾個時回來的時候,楊風自己一個人步行不到一個小時就回到了秋生的道場,這時間差距簡直不要太大,有二哈的提醒秋生和小魚都知道有人請捉鬼然后楊風就代替他們過去了。

秋生的狀態好了很多,已經坐在院子里曬著太陽,面色雖然很白,至少有了血色。

“這是報酬,我拿這錢也沒什么用,你自己留著吧。”

秋生也沒客氣,笑著將錢接過來丟給小魚上對著楊風擠眉弄眼,看的楊風滿頭黑線。

“內地的經濟沒辦法和香江比較吧?”

“你別對我著我擠眉弄眼,不然我怕我會忍不住打你一頓。”

楊風渾身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以前大家都年輕的時候做這個動作沒什么,關系夠親密才會如此可現在秋生一大把年紀了,胡子都一把了還沖著自己做這樣的動作,楊風馬上就扛不住了。

張張嘴秋生苦笑起來道:“我真沒其他意思。”

“你就慶幸你沒有其他意思吧,不然我要你欲仙欲死。”白了他眼,楊風坐在他旁邊的椅子上沒好氣的說道,“內地的經濟肯定是沒有香江發達的,這是必然結果,至少十幾年內不可能追的上,在過大城市有大城市的生活,城鎮有城鎮的生活各有所長。”

大城市經濟發達但空氣各種不好這一點城鎮農村有優勢,但比經濟,比繁榮內地城鎮肯定沒辦法和香江比較。

“對了,昨天是什么生意?”

聊著聊著,話題轉移到了昨天的生意上來。

聞言,楊風不禁苦笑嘆了口氣,說道,“你說這人那過好自己的日子不行嗎?非要去搞事情結果玩出人命來了。”

“怎么說?”秋生馬上就來了興趣。

聳聳肩膀,楊風伸了個懶腰,靠著椅子抱怨一句道:“累死了,下次絕對不救你了。”

“咳咳!”

秋生劇烈的咳嗽起來無辜的看著楊風,楊風哈哈一笑開了玩笑,這才說道:“其實也沒什么昨天一個村子的里鬧鬼鬼是村子里的人男人外出務工,女人有了孩子,村里的人就懷疑她偷漢子嚼舌根。”

“很有可能啊。”秋生大言不慚的說道。

“滾!”楊風瞪了他一眼怒道:“別人根本沒有好不好,只不過是家里男人出去了。有一些潑婦就嘴碎罷了,結果吵架將別人推到了河里淹死了。請了一個騙子來做法事,那騙子說這個女人怨氣太大,孩子不能和母體一起安葬需要分開。”

秋生眼角跳了幾下,倒吸一口氣,吃驚的問道:“他們該不會照做了嗎?”

“對啊,照做了。”

楊風自己現在說起來還感到吃驚呢。

這下秋生就徹底無語了,“活該他們鬧鬼。”

“孩子被分開本來沒什么事,結果導致那個女人變成了厲鬼,跑出來殺人先殺的就是那個騙子道士,然后是親自將她肚子里孩子挖出來的人,嘴碎釀造的悲劇。”

說完楊風還不禁感慨搖頭。

“這種人多了去了,干嘛想那么多他們自己活該找死而已而且現在的法律可沒有以前那么寬松殺人可是要償命的,就算是過失殺人也要坐很多年的牢,而且還是一尸兩命。”

“這臭騙子,要是不死的話、絕對牢底坐穿居然敢連尸體都動。”

秋生不斷吐槽,楊風呵呵一笑道,“誰說不是呢,那過失殺人的潑婦已經被送到了派出所誰知道會如何判罪就算不會死刑,十幾二十年絕對跑不掉了。”

“你身體舒服多了吧。”

“嗯,已經好多了,修養一陣子就能康復。”

“那就好這次可將我嚇了一跳,下次小心點別讓我來幫你安排后事不然你老婆非哭得死去活來的。”

兩人天南地北的各種聊,除了一些不能聊的話題,楊風基本和秋生聊得很嗨。

毒一點點被逼出來,秋生的狀態也越來越好,第三天九叔趕到了。

看到坐在院子里聊天的兩個,重重的松了口氣他就怕自己來晚了。

秋生出什么事好在沒有楊風先一步趕到,救了秋生。

“金甲尸王?”

“香江竟然會有金甲尸王的出現!”

師兄弟難免會聊一下秋生還笑著將楊風殺了金甲尸王的事情抖了出來,讓九叔吃驚的望著他。

“是倭國人搞出來的這些狗東西打戰的時候從我們國家挖出來被封印的銀甲尸王,就送到了倭國,后來找不到合適的養尸地就弄到了香江去,還試圖想要控制這金甲尸王,結果養料加多了,銀甲尸王就進階了成為金甲尸王。”

說著楊風將戰斗的經過說了一遍,聽得秋生和九叔不停的感嘆。


精准免费一头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