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漫漫仙路奇葩多 > 第758章 封閉的通道

    如果不是有確切的情報,誰也想不到在幽暗深邃的海底居然還藏著個仙人洞府。

    林天賜和齊嘉瑞兩人下了馬車,繞過一處錐形的水下礁石,隨即便看到山體上有個凹下去的部分,兩側還有龍宮派來站崗的蝦兵蟹將。

    這就是浪濤真人洞府的入口了。

    原本這里是看不出任何能進入的痕跡的,畢竟是距今至少七八千年的洞府,在地質活動影響下洞口早已經被掩埋。

    現在能輕松進去,主要是龍王早早派人將洞口清理了出來,他為了吸引修士們來西海龍宮,可以說很用心了。

    跟門口站崗的蝦兵蟹將打個招呼,順便登記個進入者的名字,這是為了一旦太長時間沒能出來,方便知道是誰被困住了,好通知家長。

    其實這就是個保險而已,探索前輩修士的洞府沒有想象中那么危險,尤其是這種疑似留下衣缽供后人繼承的洞府。

    類似的洞府林天賜已經去過兩回了,先是天劍派的舊址,后來又去了雪山神仙墓,危險都非常低,要記住的就只有一點。

    隨緣便是,莫要強求。

    該是你的跑不掉,不是你的也追不上。

    除了這種比較玄學的說法,另一個證明洞府危險度不高的證據來自洞府的主人,也就是浪濤真人。

    根據西海龍王的說法,浪濤真人是地仙級別的散修,一生都未能突破天仙,與龍宮的關系還行。

    這就代表他的洞府肯定也是地仙的標準,不會有空間擴展之類的法術效果,那是天仙才有的標配。

    是故即使龍王沒有派人進去搜查,這座洞府的危險性也不足以威脅到前來探寶的小修士。

    而且在林天賜之前已經有不少人進去看過了,就像齊嘉瑞和齊涵韻兩人,他們倆早上才來過一次,只是轉悠了半天一無所獲。

    踏入洞府內部,首先出現在眼前的是立在隧道左側的一塊碑,上書‘浪濤真人埋骨于此’。

    再往前走,便能看到一層淡淡的,近乎于透明的薄膜像墻壁一樣橫在隧道中。

    穿過它會有一種輕微的舔舐感,仿佛薄膜順著衣服的縫隙掃了一遍似的,而薄膜之后,便是相對干爽的多的空氣。

    那玩意兒其實就是隔絕海水的一道屏障罷了。

    反正能夠呼吸,林天賜也就把辟水用的法寶丟回次元口袋,此時前方又出現了三個路口,分別通往不同的方向。

    路口是‘山’字型,周圍的石壁上閃爍著星星點點的金光提供最基本的照明,雖然對凡人來說有些昏暗,但對眼神兒好的修士而言問題不大。

    借助這些微弱的光線,能看到左右兩側的洞口沒有大門,就是不知通往那里的隧道,但正中間的隧道往里面看幾米遠,就會發現一扇古樸的石門橫在那兒。

    齊嘉瑞指了指一側的洞口說:

    “我們上午走了左邊的洞口,應該和右邊的洞口一樣里面全是錯綜復雜的迷宮,到現在也還沒聽說有誰找到迷宮的出口,大家都是繞著繞著又回到入口了。”

    “迷魂陣么?”

    修士的五感極為敏銳,單憑迷宮復雜就想讓修士抓瞎是不可能的,但迷宮加上陣法,效果自然成倍提升。

    想要破除倒也簡單,只要你的奇門遁甲學的足夠好,甚至能自己算出生門在哪。

    但這條對齊嘉瑞和林天賜來說太難了,他們倆對于陣法都是簡單還行,復雜一點就抓瞎。

    畢竟研究這方面除了需要優秀的天賦外,還需要龐大的時間,通常都是以百年計算的。

    “那中央的門是怎么回事?跟兩邊一樣?”

    齊嘉瑞搖了搖頭:

    “不知道,中間的門打不開,可能是需要什么特殊的方法。”

    怎么看都覺得中央的門超可疑。

    此時一直沉默的賽莉插嘴道:

    “天賜,你們靠那扇石門近點。”

    賽莉其實一直都在,從林天賜到龍宮開始就始終透過胸針看著周圍的一切,只是她如果開口說話的還要跟別人解釋,有點太麻煩,所以她總是只看不說。

    想必以賽莉的性格,她肯定把自己想問的問題全都記在記事本上了,等閑的沒事的時候找林天賜清空……

    雖然這姑娘的好奇心特別強烈,有時候會問得林小哥兒抓耳撓腮,但也正因為好奇心,賽莉懂得很多不為人知的情報。

    既然她說讓靠近點,那就靠近點看看。

    離近了看,那扇石門比預想中稍稍大一些,估計有接近三米高,是一個整塊兒的拱形石壁組成,而不是中間能左右打開的門板。

    石門兩側雕刻有密密麻麻的‘波濤’線條,估計是裝飾,而在石門的正中,有一行出現不少破損的文字。

    但問題是,林小哥兒他們看不懂……

    文字更接近于拼寫文字,絕不是東神州在用的繁體漢字,甚至于齊嘉瑞他們都把這段文字當成了裝飾用的花紋。

    賽莉稍稍辨認了一下說道:

    “這上面用的文字是魔文,就是魔法師專用的咒語文字。”

    齊嘉瑞一愣:

    “魔法師么?我去三界門以后倒是見過,但咱們東神州有人懂這個?”

    怎么說浪濤真人也是東神州的修士,不應該懂魔法師的咒語才對。

    然而這是錯誤的想法。

    在跑去三界門穿越之前,修士們雖然知道西方有魔法師,但也不會在意,大多數修士腦子里的‘天下’就是指的東神州,別無他處。所以用這時候的固有觀念去看浪濤真人洞府上的文字會覺得莫名其妙。

    可這座洞府的年代是正邪大戰之前,那時候可沒有守護結界,修士們也不僅僅只在東神州轉悠。

    那個時代的修士懂得一些魔法或其他什么亂七八糟力量的用法和手段并不算稀奇,像林天賜這種身上帶著魔法物品的修士,在那個年代算是標準操作。

    至于為什么在自己的洞府上用東神州人看不懂的魔文……

    “逼格高是么?懂了。”

    這就跟很多人都喜歡穿印著英文字母的T恤衫一樣,因為看不懂所以才顯得不明覺厲啊。

    ——倒也算修士的一貫風格。

    “這上面寫著‘巴爾的雷鳴響徹之時,空氣為之顫抖,海水倒灌,山河破碎’,但很奇怪。”

    “那里奇怪了?”

    寫不明覺厲的題跋算是修士洞府的標準操作了。

    賽莉像是思索一樣猶豫道:

    “看描述,這大概是一段禱詞,也或許是一段咒語,以‘巴爾’之名對目標施以雷霆,但在我的記錄中,不管是現存還是早已隕落的神祇都沒有一個叫巴爾的。”

    以神之名施展的任何法術,其咒語都跟該神祇有著極為緊密的聯系,而且這跟他是否還活著沒有任何關系。

    同樣的道理,既然是以神之名,前提是這個東西必須是神,如果自己隨便編造一個,那將不會成立的。

    也就是說不管這個巴爾是死了還是活著,都必須存在,最低也要存在過。

    賽莉會覺得奇怪,是因為巴爾這個名字不存在于多元宇宙的神祇序列當中,連藍色妖精的資料都沒有任何記載,難道是創世之初的遠古神系?

    賽莉的思緒越飄越遠,也越來越想不明白,而林小哥兒他根本就沒聽明白。

    神秘學顯然已經超過了他的知識范疇,至于巴爾這個名字,他就記得上輩子玩游戲的時候有個被戲稱為‘大菠蘿2巴爾王座’的……

    林小哥兒都聽不明白,齊嘉瑞自然更是一臉懵逼:

    “你們說的都是啥?那個賽莉小姐,上面有寫這扇門怎么打開嗎?”

    “叫我賽莉就好,至于門……上面就這么一段簡短的魔文,并沒有準確標注如何打開,不過既然提到了雷霆,你們可以用閃電法術試試,我的奧術視覺看到門上有相當精密的觸發術,應該會對閃電法術有反應。”

    在魔法師中,操控閃電作戰還真不是什么大新聞,但在修士里,能學會雷法的倒是不多。

    畢竟太難學了。

    齊嘉瑞這種屬性單一的人無法學會雷法,只有五行具佳的才可以,現場自然是林小哥兒最合適。

    讓齊嘉瑞后退點,賽莉此時說:

    “威力太低的閃電法術不行,門上的觸發機制需要超過一定的閾值。”

    既然如此就不能用掌心雷了,六品雷法應該可以吧?

    林小哥兒雙手一合,隨即拔出一條扭曲的雷蛇,稍稍移動了下位置瞄準石門,咆哮的電光隨即脫手而出。

    話說多虧外面有個隔絕海水的結界,要是直接泡在水里用這招,在場的兩人怕是會被電成傻逼……

    電光一下子鉆入石門當中,以霹靂歸藏的威力,一下將半寸厚的石板炸開都毫無壓力,但電光鉆入石門卻顯得十分溫順,它就跟絕緣體一樣完全無視了閃電的殺傷力,將其盡數吸收。

    隨即,石門亮起宛如白玉的溫軟靈光,厚重的石門慢慢向上抬升,露出后面的景物。

    相較于左右兩側的干脆就是挖出來通道,石門后面的通道顯然經過好好修葺,除了洞頂依舊是簡單的巖體,墻壁都有打磨的痕跡。

    林天賜和齊嘉瑞探頭探腦的朝隧道更深的地方張望,但由于照明不佳,以及隧道在幾十米外的地方可能出現的轉折,更遠的地方就看不清了。


    
精准免费一头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