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死亡大墳場 > 第760章 真是份大禮

    雅間里,路由給二當家斟了杯茶。

    此時二當家的心思已經完全不在品茗上面,島田恒一郎帶來的消息讓他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隊長,那位河谷四郎怕是來者不善啊。”

    二當家苦笑。

    自從《進化》開服以來,特別行動組就收集了所有在《進化》中的知名玩家各種信息情報,畢竟《進化》可以讓人獲得不可思議的力量,對于國家安全來說絕對是巨大隱患。

    一個新人類搞事,那絕對不容忽視。

    河谷四郎正是特別行動組標記為S級的重點監測目標之一。

    受益于路由提供的情報,河谷四郎這位東瀛第一忍術大師的身份在特別行動組并不是秘密。如今這位東瀛第一忍術大師鬼鬼祟祟潛入國內,要說安分守己,那是在自欺欺人。

    路由笑笑不說話,只顧著品茗。

    在本源魔力還差幾十單位就能達到三星標準之后,他在地球上已經徹底無敵,只要有心,不管藏在地球的那個角落都能把人給找出來。

    所謂的東瀛第一忍術大師,在他眼中不過是個笑話。

    但是二當家就沒那么輕松了。

    特別行動組的前身是軍方特種部隊中的菁英,別的不說,黑刺曾經就遭遇過一次忍者襲擊,差點就把命丟在了戰場。

    因此,二當家對東瀛忍者本身就存了警惕之心,而在自身體驗過東瀛第二忍術大師島田恒一郎的藏匿之術以后,更是對東瀛忍者高度警惕了起來。

    一個比島田恒一郎更加擅長隱匿之術的河谷四郎突然跑來華夏,一個不小心就會演變成大事。

    “隊長,這回你可得幫忙。”

    二當家平時看起來是個智囊,可不要臉起來那也不比黑刺差多少,直接就甩鍋自家隊長:“河谷四郎比島田恒一郎更強,萬一在國內搞出事來,恐怕沒那么好引導輿論。你可是我們的王牌,總不能看著有人在國內搞事吧。”

    路由放下茶杯,不置可否的道:“東瀛人跑來華夏,而且還派來了東瀛第一忍術大師,你認為他們是想干嘛?”

    二當家幾乎應聲接過話來:“有可能是為了情報,也有可能是為了暗殺某個重要人物……”

    剛說到這里,他推了推眼鏡,驚訝的道:“現在國內最重要的人物就是隊長你。那個河谷四郎莫非是沖著隊長你來的?”

    沒等路由開口,他樂了:“這個可能性不小啊。河谷四郎身為東瀛第一忍術大師,千里迢迢跑來國內一定不是小事。不然也不會派出東瀛最強的新人類。”

    “呵,又精通忍術,又是知名的新人類,東瀛的目的不簡單啊。看來除了隊長,也沒人有這個價值。”

    路由聳肩,你把話都說完了,我也不用說了。

    不錯,二當家分析的跟他想的一樣,東瀛派出最強新人類來國內,又怎么可能會是為了情報,唯一的可能就只有暗殺重要人物。而正如二當家所言,如今國內最重要的人物非他莫屬。

    那么河谷四郎的目的已經不言而喻,正是沖著他這個全球第一玩家來的。

    所以他還擔心什么,等著魚兒自動咬鉤就好了。

    二當家推了推眼鏡,笑瞇瞇的道:“隊長,那咱們該怎么辦?配合他的行動,主動在外面露個面?”

    “不用那么復雜。”

    路由笑著搖頭:“我也不怕跟你說實話,順便也給你吃個定心丸。無論他藏到地球哪個角落,我都能把他找出來。”

    說著,他話鋒一轉:“不過我擔心的是另一個問題。”

    “隊長你說。”

    “如果有人對上面施壓,站在我這邊的會有多少人?”

    聽到路由這么一問,二當家也嚴肅了起來,想了想,這才搖頭道:“本來我想先瞞著隊長,等宋老搞定了上面再跟你細說。”

    “不錯,五年前因為隊長你,華夏不再受到排擠針對。正好相反,包括北極熊在內,華夏收到了從各方遞來的善意。”

    “但是,正是這種大環境,讓有些人看不清自己,認為團結各方才是王道,哪怕付出一定的代價也在所不惜。”

    路由喝著茶,不說話。

    雖然這五年來他基本都在忙著刷本,不過對外界也不是一無所知。當初在虛擬世界里滅掉了奎克這個隱患,亞美利加等各國都改變了態度,紛紛向華夏拋來了橄欖枝。

    一直備受國外針對,突然迎來如此大好局面,國內不可避免的出現了某些匪夷所思的言論,鼓吹和平共榮等等,強烈鄙視各種暴力,無論是現實中的還是虛擬世界中的。

    路由在這方面是個菜鳥,但并不是眼瞎。

    國與國之間哪有和平,和平只不過是翻臉的代價不夠。

    他從不懷疑一旦自己無法威脅到亞美利加這些大國,華夏百分百會再次面臨各種針對排擠。

    國內被他視為基本盤,卻并不是唯一。

    他也想借機重新梳理一遍,確定有誰值得自己扶持,將來可以將其帶出被強制清除記憶,再轉發成NPC的厄運。

    “隊長,你可別出手,情況雖然復雜得很,不過宋老可以搞定。你一出手,那就麻煩大了。”

    二當家看到路由不說話,心里不免咯噔了下,趕緊勸阻。

    他固然心甘情愿當路由的大管家,但終究也是軍方的人,根本不愿路由與國家鬧出不可調和的矛盾,尤其是在十年之期越來越近的這個時候。

    “我無所謂了,他們想怎么樣就怎么樣。把我的意思傳上去,如何選擇是他們的事。我先走了,河谷四郎那邊我來搞定。”

    路由將杯里的茶一飲而盡,隨即起身瞬移閃人。

    二當家目送路由瞬移閃人,頭疼的揉了揉太陽穴,嘆了口氣:“宋老啊,現在全靠你了。”

    ……

    路由再次出現,已經來到京城郊區的某座莊園里面。

    漫步在幽靜的小道上,他搖頭失笑,完全想不通有些人的腦回路是那么清新脫俗,明知道自己牛逼到沒朋友,卻偏要去捧歪果仁的臭腳。

    這次他最終還是忍了,沒想著出手一了百了,算是個特別行動組一個面子。不過河谷四郎這件事倒是引起了他的興趣。

    他倒是很想知道東瀛為什么還敢派人來國內搞暗殺。

    精神力場展開,他眉頭一挑,嘴角掛上了一抹冷笑:“沒想到還有個熟人。”

    PS:今天除夕,給大家拜個年,順便提前更新了,雖然估計也沒幾個人看,囧一個先。。。


    
精准免费一头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