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網游之金剛不壞 > 第六百八十八章 老狗段正淳

    王遠這才看清楚,那少女手中所持的,是一張以極細絲線結成的漁網。

    絲線細如頭發,質地又是透明,但堅韌異常,兼且遇物即縮,那漁人身入網中,出力掙扎,漁網纏得越緊,片刻之間,就像一只大粽子般,給纏得難以動彈。

    “小妖女,快放我出去!!”

    漁人被困在網中大聲叫喊。

    那小姑娘則回過頭,白了王遠一眼。

    王遠也不理她,往前一步來到漁人身前,抓住那漁網雙手一扯。

    “咦?”

    這一扯,王遠頓感驚異,這漁網竟然如此堅韌。

    以王遠的力道若用全力自然不會扯不開,可網內有人,漁網線又是極細,若用盡全力,難免會傷到人。

    “快把漁網扯下來,不然我可給你撕了!”

    王遠瞪了紫衣姑娘一眼,訓斥道。

    “你敢!”

    紫衣姑娘怒目圓睜,左手在右手袖底輕輕一拍,一蓬碧綠的閃光,向那王遠身邊的漁人激射過來。

    二人相距不過兩米,那暗器速度又是極快。

    王遠看也不看,大手一張,護在了漁人身前,內力一運。

    “叮!叮!叮……”

    只聽得一陣異響,一從毒針被王遠掌力震落在地。

    王遠另一只手往前一伸,抓住了那姑娘的肩膀,一提一甩便將其甩飛了出去。

    “噗通!”一聲,那姑娘便被扔進了水里。

    再看地上那些針,上面綠油油的,顯然淬了劇毒,王遠惱怒不已,后悔自己方才手下留情沒有直接一掌將其拍死。

    “怎么回事?”

    就在王遠準備等那姑娘上岸后再補上一掌的時候,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在身后響起,只見一個中年人從不遠處快步走了過來。

    那男人國字臉,四五十歲年紀形貌威武,輕袍緩帶,裝束頗瀟灑,正是段正淳。

    “是你!!”

    看到王遠后,段正淳臉色很是復雜。

    對于王遠,段正淳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情緒,這和尚雖然救過自己的兒子,挽回了大理國的體面,可也親手殺過自己的閨女……恩仇并濟,屬實讓段正淳為難至極。

    “段王爺!”

    王遠禮數還是很周到的,沖段正淳雙手合十,施了一禮。

    “這是怎么回事?”

    段正淳看著地上的漁夫納悶道:“褚兄弟,你怎么了?”

    聽段正淳這么一喊,王遠也想起來了,這褚兄弟,就是四大護衛之一的褚萬里。

    “小妖女使妖法害我,多虧牛大師出手相助……”褚萬里將方才的事說了一遍,最后又道:“我在漁網里也出不去,給王爺丟人了!”

    “褚兄弟哪里話!”段正淳擺了擺手,問王遠道:“既然牛大師也解不開這漁網,恐怕只有那小妖女可以解開了,那妖女呢?”

    “水里呢!”

    王遠指了指湖面,同時暗暗納悶。

    一般人掉進水里,應該早就浮上來了,可這小姑娘竟然如石頭一般,沉了底,至今沒有出來。

    “不會是死了吧!”段正淳愣了一下,旋即大聲道:“阿星,阿星!快出來!”

    “什么事啊?我不出來!”

    這時,竹林中傳來了一個嫵媚的女人聲音,聲音中帶著三分倔強,一聽就知道也是頑皮角色。

    “淹死人了,快救人!”段正淳道。

    “女人吧!”那聲音道:“男人你也不會上趕著去救了!”

    聲音越來越近,片刻間便已來到了幾人面前。

    “我靠!”

    見到那女人,王遠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只見那女人穿了一身淡綠色的貼身水靠,更顯得纖腰一束,一雙烏溜溜的大眼晶光燦爛,閃爍如星,流波轉盼,靈活之極,似乎單是一雙眼睛便能說話一般,容顏秀麗,嘴角邊似笑非笑,約莫三十五六歲年紀。

    王遠聽了她的聲音語氣,只道她最多不過二十一二歲,哪知已是個年紀并不很輕的美少婦。

    又是一個美少婦!

    王遠暗暗驚奇。

    之前在萬劫谷的時候,段正淳就和三個美女眉來眼去,現在身邊又換了一個娘們,比之之前那幾個絲毫不差……這狗曰的老東西真特么有本事。

    不過想想也對,段家絕學是什么?一陽指嘛!一根手指就能搞定大票女人了,杯莫停那智障不識好人心,當初王遠要把一陽指送他,他還不樂意。

    此時那女人身上水靠結束整齊,想是她聽到那段正淳大叫救人之際,便即更衣,一面逗他著急,卻快手快腳地將衣衫換好,當是預備下水救人了。

    二人調情片刻(原文很長,我就不抄來水字數了),王遠得知這女人叫阮星竹,是段正淳的情人之一……

    大庭廣眾之下給王遠一個單身和尚強行塞狗糧,王遠恨不得先一掌斃了這兩個犬雌雄。

    墨跡完,阮星竹駕船到了湖中心紫衣姑娘落水的位置,然后跳了進去,很快便將其撈上了岸。

    此時那紫衣姑娘雙目緊閉,已經沒了呼吸。

    但肚子并未隆起,顯然沒有喝多少水,是被嗆死的,這種情況是沒得救了。

    “哎呀……”

    響起方才二人調情片刻才下水救人,阮星竹面帶愧色,如果之前不和段正淳墨跡,直接下水救人,可能情況還會好一些。

    “快快快!咱得想辦法救人!”

    阮星竹抱起紫衣姑娘,就進了竹林。

    “快來,快來,你來瞧……瞧這是什么?”很快竹林中又響起了阮星竹的聲音。

    幾人連忙跟了上去,只見竹林深處又一處竹屋,少女躺在地上,阮星竹手里拿著一個黃金鎖片,激動地淚流滿面。

    段正淳看到那鎖片,神情一怔,顫聲道:“這時哪里來的?”

    阮星竹哭著道:“在她脖子上摘下來的……左肩頭還有印記!她是阿紫,是你的女兒啊……”

    說著阮星竹便撲在段正淳懷里,狠狠地捶段正淳的胸口。

    王遠暗暗嘟囔道:“媽的,難道我又殺了這家伙的女兒?”

    屋內氣氛,一時間極其尷尬。

    好在這時候有人打破了尷尬。

    “主人!有人來了!”

    一個書生打扮的中年人沖進了竹屋,正是四大護衛之一的朱丹臣,在他身后跟著一男一女。

    男的高大魁梧,如若天神,女的小家碧玉,頑皮可愛。


    
精准免费一头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