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大清貴人 > 第六六三章、糟老頭子胤禛
    自打被皇上趕出御前,去了襄太嬪身邊伺候,劉婉芝便著實戰戰兢兢了好一陣子!

    皇上沒瞧上她!皇后娘娘又那么悍妒,她肯定活不成了!

    這些年,皇上一個內寵都沒添置過,只一心與皇后恩愛,可見皇后手腕何等厲害!

    劉婉芝正戰戰兢兢等死,沒想到園子里卻傳來風聲,說是皇后娘娘青眼她,所以她給她選個御前侍衛嫁了,不必在宮里耽誤青春!

    暢春園的宮女們聽聞這個消息,一個個都無比羨慕她,甚至連襄太嬪都賜了她一份嫁妝。

    這讓劉婉芝有些不敢相信,皇后居然不打算要她的小命,還把她許配給御前侍衛?

    劉婉芝心想,皇后娘娘這是怕被人說不賢惠,所以才忍痛放過她?

    劉婉芝松了一口氣,心想,哪怕皇后娘娘給她找個像皇上那個一把年紀的御前侍衛做填房,她也認了!

    至于劉婉芝是怎么鼓起勇氣勾搭一把年紀的皇帝陛下,這著實一言難盡。

    宮女要年滿二十五歲才能出宮,介時也只能嫁個年紀不小的鰥夫做填房,那還不如爬上龍床做個答應常在呢!況且她阿瑪劉滿一直督促她“上進”,她若是不聽話,只怕阿瑪就會停了對她的接濟!宮里的宮女過頭苦哈哈,想吃飽穿暖,也得看有沒有福氣攤上個好主子。

    劉婉芝想過好日子,所以便忍痛去勾引年紀比他爹還年老的皇上。

    結果——還、失、敗、了!!

    愿以為是死定了,沒想到還能峰回路轉。

    于是劉婉芝就靜靜等著皇后娘娘給他選好夫婿,然后回家嫁人。

    可沒想到,這一等就是半年!

    劉婉芝納罕了,不就是給她一個小小宮女選個夫婿嗎?又不是給皇上選嬪妃,還要選這么久?不,皇上選秀也就幾個月光景,也用不了半年啊!

    好在九月中旬,中宮懿旨終于降臨了。

    “宮女劉氏,溫婉謙恭,著賜婚三等侍衛郭絡羅佳輝為妻,即日起賜還母家,擇期成婚!”

    還是個三等侍衛,不是最末的藍翎侍衛!劉婉芝連忙磕頭接旨。

    大姑姑濃云將懿旨遞給劉婉芝,酸溜溜道:“你真是好福氣!這郭絡羅佳輝年方二十,英俊儒雅。”

    聽了這話,劉婉芝一臉不敢相信,才二十歲?而且還很俊俏?這怎么可能?

    但濃云姑姑走后,劉婉芝偷偷一打聽,居然還真是個年輕小伙子!就是沒爹沒媽且家境不怎么寬裕,不過這問題不大,他阿瑪劉滿若是知道自己被指婚給世家大族公子哥兒,肯定會給她很多嫁妝的!

    這下子可把劉婉芝給高興壞了!作為一個年輕漂亮的姑娘,誰愿意嫁給一個糟老頭子?

    碧桐書院。

    “阿嚏!!”已經是糟老頭子的胤禛陛下今日已經打了七八個噴嚏了。

    姚佳欣一臉擔憂地道,“天氣轉涼,四爺該不會染了風寒吧?”

    胤禛擺了擺手,“朕好得很,就是突然鼻子癢癢。”

    姚佳欣笑著打趣:“難不成是有誰背后說你壞話?”

    胤禛哼道:“保不齊的事兒!”朕登基以來,攤丁入畝、改土歸流、官紳一體納糧,不知動了多少人利益,不知多少人恨不得朕早點駕崩呢!

    姚佳欣一把將奏折從四爺陛下手里抽了出來,“都來我這兒了,就別看折子了。”——能不能不要把碧桐書院也當成辦公場所?

    胤禛笑了笑:“這兩年弘旭愈發勤勉懂事,已經能為朕分憂不少。”

    弘旭的確愈發忙碌了,以至于永瑚降生后,后院妻妾眾人便再無人有喜。不過也沒關系,他才二十出頭就已經有三個閨女兩個兒子了,不少了!

    夕陽灑在支摘窗上,落下一片金紅。青花瓷賞瓶中是一大束郁郁盛開的木芙蓉,秋日里還能盛開的花朵不多,菊花雖好,但氣味不佳,這木芙蓉開得艷麗,倒是更合她的口味。

    已經是秋天了啊……

    一轉眼,秋日漸漸深了,姚佳欣與四爺陛下一同賞看了園子里那勝似二月花的楓樹,便打道回紫禁城貓冬了。

    而那個劉婉芝也火速嫁給了郭絡羅佳輝,畢竟劉婉芝都十七歲了,郭絡羅佳輝更是已經二十了,在這個時代人眼中已經是剩男剩女了。

    二人婚后,四爺陛下火速將郭絡羅佳輝外放為盛京駐防八旗佐領。這佐領是正四品官,又是實權的官,算是高升了。

    一時間,不知多少御前侍衛羨慕郭絡羅佳輝,娶到這么一個嫁妝豐厚的如花美眷,縱然是包衣出身,也不虧了。而且這如花美眷還如此旺夫,才成婚,便外放高升,前途無限啊。

    只有姚佳欣明白,四爺陛下對“謙妃嫁人”一事,心里還是有疙瘩的,所以才要趕緊把人給攆走。只是這郭絡羅佳輝辦事謹慎、行無差錯,不能貶黜,那就只能高升了。

    入冬后,四爺陛下又病了一場,雖不是什么大病,但還是斷斷續續纏綿了一整個冬天。姚佳欣也跟著侍疾了一整個冬天,寧可自己事事親力親為,也斷然不肯讓別的嬪妃侍疾,頂多叫上三崽子輪流幫襯。

    四爺陛下病愈后,便已經是雍正二十五年的正月了,一場病讓四爺陛下消瘦了許多,之前姚佳欣好不容易給熬各種補湯補上的膘又沒了!甚至她自己也瘦了好幾斤,夫妻倆照照鏡子,都分明能看出自己蒼老了些許。

    胤禛握著姚佳欣的手,感喟良多,“老嘍,不能再逞強了。”

    姚佳欣見這個工作狂竟然也曉得不能逞強,便趁機道:“那就別再累著自己了。”到了冬天,也往往是政務繁多的時候,起初四爺陛下病得不重,但他非要堅持批閱奏折、處理政務,這才導致病情惡化。

    胤禛點了點頭,“等暖和些,朕就正式冊封弘旭為太子。”

    “啊?”姚佳欣一臉圈蒙,“不是秘密立儲嗎??”——為毛如今要公開了?

    胤禛喃喃道:“朕病著的這些日子,想了很多。與其等朕病得不行了再公開詔書,倒不如現在公開,這太子之位,本就該是弘旭的。朕想給他一個正式的冊封,日后……也再無半分爭議了。”

    爭議個毛線球啊!弘旭是四爺的嫡長子,又是唯一的親王,誰不曉得正大光明殿后寫的是他的名字?

    不過姚佳欣也沒反對,隨四爺高興去吧。

    :。:

精准免费一头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