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最強炊事兵 > 正文 第1376章沖突
武裝泅渡跟負重越野跑一樣,都是有時間的限制的,但因為這次孟川規定的距離無法精確,所以時間上面孟川就不再做規定,轉而在人數上進行懲罰,懲罰也很簡單粗暴,那就是最后二十名返回者沒飯吃。

而堅持不下來被拖到快艇帶回的,則直接扣十分處理,當然也依舊沒有飯吃。

集訓隊員現在是卯足了勁在游泳,但他們也是第一次在大海上進行武裝泅渡,所以速度慢的出奇,特別是那個容**到76升的碩大行軍包,給他們造成的阻礙,幾乎讓他們無法適應。

孟川此時乘坐在皮艇上,對著距離自己不足五米的隊員吼道:“就你們這個泅渡速度,那就是在給敵人當靶子。我的船馬上撞上你們了,你們自行躲避,不然被船槳打到身上,你們就等著疼哭吧。”

皮艇的船槳是鋁合金強塑板,雖然很輕,但卻非常結實,這要是結結實實的打在人身上,打骨折都是正常的。

隊員們見到皮艇離自己是越來越近,立刻向一旁游去,給皮艇讓出一條道。

他們這一閃不要緊,結果旁邊正在進行泅渡的隊員,就被撞到了一旁,然后一個連環反應,武裝泅渡的隊員們就跟個波浪一樣,隨著皮艇前進的方向被分割成兩半。

一營長見到這一幕,提了個醒,“孟主任,現在這個風浪也太大了,已經超出了武裝泅渡的條件,你看戰士們現在這個樣子,我怕他們堅持不了多久就沒體力了。”

孟川卻很樂觀,“一營長,你放心吧,這些戰士的潛能遠遠沒有被激發出來,他們只是從來沒有在有較大海風海浪的大海里進行過武裝泅渡罷了,等他們熟悉上個把小時,我相信他們會適應的。”

一營長本來這次就是來觀摩的,見到孟川這么說,自然就不會在勸了,但這個訓練方法,自己是絕對不會去學的。

原因也很簡單,一來自己沒有機會帶隊來海邊進行訓練;二來,自己也調配不了那么多的人力物力來保障隊員的訓練。

不說其它的,起碼快艇這種最基本的運輸救援工具,自己就搞不到。光靠幾艘自帶的小皮艇,想對抗海風海浪,還是算了吧,這是對戰士生命的不負責。

再說,如果真打起仗來,自己也根本沒有機會來海邊啊,海軍部隊和陸軍海防部隊那么多人,想要輪到自己,恐怕有點難。

訓練依舊在繼續,本就無比艱難的訓練,被皮艇壓過后,變的更加難。

集訓隊員們早都沒有力氣了,孟川見到隊員們才泅渡了一公里的距離,速度就降到如此地步,抄起身上的一把步槍,沖著天就打了過去,“沒想到你們這么不耐造,這次十分之一的路程,就把你們累成這樣了,要不你們還是退出算了,特培不適合你們,你們也別在這吃苦受罪了。”

這種激將法在隊員這里已經完全不起作用了,任憑孟川怎么射擊,怎么辱罵,他們依舊是機械式的進行泅渡,強大的海風海浪比孟川的話更難熬。

就在此時,旁邊的那艘皮艇發出了一陣騷亂,吼聲、叫聲不聽,這讓孟川有點納悶,都這么累了,你們還有精神搞騷亂?

“快,趕過去瞧瞧。”

皮艇很快就劃了過去,但戰士們依舊在打斗,那艘輕薄的皮艇早都翻掉了,就剩幾個隊員在和教官在廝打。

看到這個場景,孟川換個了彈匣,沖著天扣了一梭子,子彈嘶吼出槍口發出巨大的聲爆,傳到了眾人耳朵里,所有人頓時停下了動作。

孟川盯著幾個集訓隊員和幾名教官,語氣有點不善,“丟人現眼,所有人回到自己崗位,教官繼續監督,隊員繼續訓練。”

說完就讓皮艇離開。

一營長見到這一幕有點不解,“孟主任,不是我多嘴,戰士在訓練時候沖突了上級,這個行為是很不好的,你不進行處理嗎?”

孟川疑惑的看了一眼一營長,“誰說這是訓練了?這里是戰場。我們不是他們的上級,而是他們‘敵人’。隊員們能干掉我一船的教員,那在實戰中就能干掉一船的敵人,我不想把我的兵訓練成循規蹈矩的人,他們以后在實戰當中,很多情況必須靠自己辨別,所以這事就暫時別論了。”

一營長聽到孟川這話,覺得孟川帶兵有問題,“孟主任,我是不該多話的,但這話我不吐不快,一個兵如果失去了制約,那就會成為驕兵。你這些兵,難帶啊。”

孟川笑了聲,“紀律性在我們這里從來不缺,你接著看吧,這些兵會乖乖的。”

一營長不敢相信,敢肆意跟教官打架的戰士能好到哪去,這就跟在學校里,學生打老師一樣,這在部隊里是絕對不可能淡化處理的事情。寫檢討絕對不夠,最起碼得關禁閉才行。

孟川則很清楚,這里的戰士,都是各基層里頂尖的戰士。

他們更看重榮譽感,跟教官干仗,這種絕對會記入檔案里的事情,他們不是被壓迫到了極致,是絕對不會去干的。

因為代價太大了,他們這些兵在部隊里的仕途是很好的,但如果因為這事被關了禁閉,那是絕對會影響仕途的。

沒有任何一個上級會任用一個有黑點的人,除非你的本事的確足夠強,這個崗位幾乎就非你莫屬,別人上來都不好使。

但咱們國家最不缺的就是人,很難找到這么一個職位,就非你莫屬了。

所以孟川能推測出來,肯定是教官用船槳打戰士打狠了,戰士實在受不了才反抗的。

這件事要是細究下去,教官因為遵循規定肯定不會背責任,但戰士就太虧了,孟川不想看到這么好的兵就因為這點事,耽誤了后面的仕途。

但這件事的確也是給孟川提了個醒,帶兵應不應該那么壓迫戰士,現在還沒有到虐俘訓練的環節,戰士如果反抗太過激烈該如何處理?

自己能淡化處理一次,不能淡化處理第二次。如果讓戰士們養成這個習慣,那后果是相當嚴重的。
精准免费一头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