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天芳 > 356章 雞毛當令箭
    出了長福宮,柳絲絲回頭望去,心里滿是憂慮。

    宸妃這胎原就懷得奇怪,現下又出了這樣的事,池韞被留下來,會不會出事?

    “娘娘?”耳邊傳來香雪疑惑的聲音。

    柳絲絲收回心神,上了乘輿。

    想法子多盯著長福宮吧,若是出事,及時傳信出去。

    皇后隨后出來,一言不發回到華春宮,揮手讓人關了殿門,只留下心腹大宮女。

    “娘娘?您怎么了?”

    “你覺不覺得,宸妃和太后有點奇怪?”

    大宮女納悶:“奇怪?奴婢沒看出來,請娘娘明示。”

    皇后說:“太后對宸妃這胎特別關切,姑且算是上次被賢妃嚇到了,可今天她們倆,一搭一唱也太默契了吧?”

    “有、有嗎?”

    “你瞧她們說話,別人插得進去嗎?”

    大宮女思索了一下,好像有這么點意思。她們兩人接話接得飛快,皇后娘娘都插不上嘴。

    “還有,太后竟然相信那池小姐,也不信本宮。”

    大宮女忙道:“想來太后不是有意的,只是賢妃的事嚇到她老人家了。”

    皇后擺手:“本宮不是這個意思。上回賢妃出事,若非太后牽線,我們沈家和陛下的關系,也不會變得這么親近。這一點,本宮還是要謝太后的。所以,本宮更覺得奇怪,上次太后都示好了,怎么這次還當著這么嬪妃的面,不給本宮臉面?”

    “這……”

    “再說那池小姐,宸妃這次被嚇到,就是因為她,太后既然這么看重這一胎,不是更應該把她弄遠一點嗎?說什么有仙氣,這理由也太牽強了。連本宮都不信任,太后為何不派個心腹?清寧宮又不是只有汪嬤嬤一個老嬤嬤。”

    大宮女領會過來了:“您說的是。所以說,太后和宸妃有意把池小姐弄到長福宮?這是做什么?池小姐已經訂親,對象又是陛下喜愛的臣子,斷不能拿來固寵啊!”

    皇后想都沒往這邊想:“所以本宮才奇怪,若是要固寵,宸妃早八百年就干了,何至于等到現在。”

    大宮女道:“那就是另有事情需要池小姐去做。除了她,別人不方便。”

    皇后點點頭:“本宮有預感,長福宮有事情要發生了。你派人多盯著,這幾日勤去問安,咱們不要主動摻和,但不能被動卷入。”

    大宮女應聲是,出去安排了。

    皇后慢慢坐下來,心思沉沉。

    太后和宸妃能有什么共同目標?總不會是自己吧?

    不對,如果是自己,今天反而不會當眾露出疑心。

    那到底是誰呢?

    ……

    既然要贖罪,那就擺出相應的態度。

    天一亮,池韞便去了長福宮,候在宸妃的寢殿外。來來去去的宮女內侍,對她客氣又疏離,但她仍然滿面笑容,絲毫沒有因此尷尬或生怒。

    如此等到辰末時分,宸妃終于起了。

    宮女們急急忙忙入內服侍,直到她梳洗妥當,出來用早膳,才見到了池韞。

    “池小姐?”宸妃臉上的驚訝不似作偽,“你這么早就來了?”

    池韞見了禮,回道:“臣女應了這樁差事,自不敢怠慢,天亮就來了。”

    “那你豈不是等了一個多時辰?就這么站著?”

    池韞低頭默認。

    宸妃拉下臉,訓斥這些宮女:“你們怎么回事?池小姐代太后來照顧本宮,不說待以上賓,連張凳子都不曉得搬嗎?”

    宮女們連忙請罪。

    池韞只含笑看著,半點沒有替她們分說的意思。

    宸妃架子都擺好了,不見她來拉,沒有臺階下,只能硬著頭發罰人:“長福宮里沒有這樣的規矩,誰怠慢了客人,自己掌嘴……”她瞟了眼笑得讓人頭皮發麻的池韞,把兩下咽回去,換了數量,“十下。”

    “娘娘?”宮女們期期艾艾。

    不是早先說好的嗎?怎么就變成罰她們了?十下有點疼呢!

    宸妃虎著臉:“沒聽到嗎?”叫你們冷淡一點,結果讓人站了一個多時辰,一點都不知道變通!

    宮女們沒法子,只能紛紛打起了嘴巴。

    想打輕一點,偏偏池韞就那樣笑著看,只能咬咬牙用力扇下去。

    “啪!啪!啪!”屋子里響著整齊劃一的掌嘴聲。

    就在最后一個巴掌聲響起,手還沒放下去的時候,池韞慢悠悠開口了:“娘娘別生氣,臣女只是多站了一會兒,不打緊。”

    宮女們:“……”

    你要求情能不能早一點?氣哭,臉疼。

    宸妃抽了抽嘴角,她算是知道了,這位池小姐看著柔順謙遜,其實是個芝麻包子,一點虧都不吃。

    看來接下來得小心點……

    “娘娘,您該用膳了。”池韞提醒,“天冷,飯食涼得快。”

    宸妃虛虛一笑,招呼道:“你也一起吃點?”

    “多謝娘娘,臣女已經用過了。”

    “那行。”宸妃拿起筷子,又呵斥宮女,“你們還愣著干什么?看座,上茶啊!”

    “是。”剛剛掌了嘴,宮女們再不敢怠慢,搬凳子的搬凳子,沏茶水的沏茶水,還奉上了手爐。

    池韞終于像個客人的樣子,捧著手爐,吃著茶,坐在那里看宸妃用膳。

    倒是宸妃,被她看得渾身不自在,匆匆用完就說要進去休息。

    池韞叫住了她:“娘娘且慢。”

    宸妃立住,回身看她。

    池韞道:“臣女奉命來照顧娘娘,總不能什么也不做。正好,娘娘知道我懂一點醫術,不如就幫娘娘煎藥,如何?”

    宸妃扯了扯嘴角,笑得有點假:“這個怎么好麻煩你?本宮這里多的是人手。”

    池韞馬上道:“那正好,臣女沒怎么干過粗活,真動手煎藥還真不太行,不過在旁邊看著,倒是沒問題。”

    “……”宸妃想把話吃回去!

    她不想讓池韞碰湯水,哪想到這丫頭拿著雞毛當令箭,就要插手醫藥的事。這要應了,她不得事事過問?

    可不應也不行啊,畢竟她是太后派來的。

    被拿住的宸妃笑了兩聲,一時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池韞就當她同意了,問掌事宮人:“這位姑姑,娘娘的醫案宮中有備份吧?可否取來我看看?”

    “哎……”宸妃急了,怎么就要看醫案了?

    池韞轉回頭,一臉恭敬:“娘娘有什么吩咐?”

    宸妃無話可說,難道不讓她看?只怕她又要搬出太后了。

    算了……

    “看就看吧,本宮去歇著了。”

精准免费一头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