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我的佛系田園 > 第295回

“翠西,算了吧。這種見異思遷的男人到底有什么好?你倆還沒結婚他就跟別的女人眉來眼去,將來結婚你更苦逼。”

“我覺得馬彥挺好的,你們兩家又是門當戶對,絕配!”

“就是,他谷展鵬就一鳳凰男,家里還有一個弱.智的弟弟。除了你,哪個女人會看上他?”介紹人說了就因為那個弟弟,谷展鵬才一直找不到女朋友。

否則,像他那么上進有出息的年輕人,大把姑娘爭著要。

好友你一言我一語的,使錢云翠心情矛盾,一臉糾結:“其實他平時對我挺好的……”特別有耐心,不像以前談的那些,動不動就不耐煩不開心,幼稚。

可唯獨對這位阿青,她提一下都不行!一提他就不耐煩,板著臉,好像她在無理取鬧。

既然那阿青只是普通的村友,為什么不能斷絕關系?附近有那么多村子,有那么多的年輕人,為什么非要跟她藕斷絲連?

“你就問他,你跟她到底誰重要。”閨蜜給她出主意。

“他說過了。”錢云翠淡淡道。

“那你還糾結什么?”

“就是,看馬彥對你多好?他為什么回去學做生意?你不明白嗎?”閨蜜乙一臉羨慕妒忌恨地說。

在大家的眼里,錢云翠是一個無比幸福的小女人。

男友對她百依百順,藍顏對她呵護有加。這不,藍顏得知她痛下決心和男友分手,即刻回公司從低做起立志做一名合格的繼承人,希望她答應他的求婚。

男友有顏有才,藍顏更勝一籌,他將來要繼承家業,身家巨豐。

此時此刻,錢云翠心亂如麻,不知該怎么選擇。

藍顏確實對她挺好,憂她所憂,對方父母也很喜歡她。因為他們的兒子很聽她的話,希望她盡早嫁進來管住兒子這匹脫韁的野馬,好繼承家業。

可藍顏是驕生慣養的富家公子,身上沒有谷展鵬的硬朗氣魄和魅力。說白了,谷展鵬聰明能干有男人味,令女人更有安全感。

沒有女人喜歡當丈夫的媽,大家都希望丈夫把自己當成女兒般疼愛。

谷展鵬是最合適的人選,藍顏不行,他只能當朋友。

“我不甘心,”錢云翠咬咬牙,“不甘心輸給她。”

“你怎么那么死心眼呢?”閨蜜倆氣結。

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兩人正要勸她,一直沒留意身后不遠停著兩輛車好久了,為首那輛滑下車窗,一條胳膊輕閑地搭在窗邊。

“哎。”

突如其來的一聲哎,嚇得三位姑娘同時彈跳,齊唰唰地往后一看,一張留著胡渣充滿滄桑感的男性面孔出現在她們面前。

不是所有女人都喜歡留胡渣的男人,覺得臟兮兮,不修邊幅。除非他有帥氣的五官,冷峻中帶點憂郁的眼神,削薄輕抿的唇透出一種孤清冷傲的氣勢。

比如眼前這位,全部包攬以上優點。三人頓時老臉一紅,心虛得不敢直視他的眼睛。

“你們找誰?怎么不過去?”他禮貌道,大方打量三人一眼。

他停在這兒有一陣了,該聽的也聽了,瞧她們鬼鬼崇崇一副做賊心虛的慫樣,明顯是不懷好意。唉,他妹子果真魅力無限,整天招蜂引蝶,男女通殺。

“呃,聽說這里有座藥姑山,”關鍵時刻,還是錢云翠保持頭腦清醒,強作鎮定,“我們一時好奇想過來看看。”

自從認識谷展鵬,她在燕子嶺、陳家村等地方聽過不少八卦。

關于阿青的閑話并不少,因為她漂亮,言行舉止引人注目,與眾不同。除了她家有錢、她啃老之外,提得最多的莫過于她對求藥人的態度如何惡劣。

連錢云翠聽了都心動,曾經問谷展鵬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她想問對方要一點減肥藥什么的。

被谷展鵬斥為無稽之談,并解釋阿青不懂藥,懂藥的是她.媽,已經退休回老家了。

“她不懂藥,你們回去吧。”農伯年回答她,言畢,開車走人。

跟在他后邊的那輛車緩緩隨行,不急不躁,方才停了那么久亦不曾出聲催過,兩輛車自始至終保持一定的距離,保持安靜。

……這種安靜頗有一股不凡的氣勢,令人望而生畏。

“翠西,”閨蜜乙一臉癡迷地看著車子離開的方向,嬌羞道,“我覺得谷展鵬可以挽救一下。”

那阿青身邊有這種男人在,什么谷展鵬、馬彥,統統都是浮云。據說阿青的大哥十分帥氣,就是這位吧?呵呵,果然百聞不如一見,老驚艷了。

錢云翠、閨蜜甲:“……”

……

等農伯年回到山中,果然發現妹子和一名年輕人在院里談笑風生。這名年輕人他認得,燕子嶺的接班人,挺有前途的小伙子,她還給了他兩個密封袋。

嘖,真大方。

“年哥,這么早回來了?”羅青羽聽到動靜,起身往門品張望,隱約看到還有一輛車停在院門口,“那輛車干嘛的?”

“裝避雷針。”農伯年語氣如常,瞅著同樣站起來的谷展鵬,“大鵬也在啊,聊什么呢?這么高興。”

“聊他將來能不能在大谷莊當村支書干部。”羅青羽揶揄道。

谷展鵬是不可能離鄉別井的,如此年輕有為,假以時日在家鄉必定有官做。別以為村官不是官,人家權力不小的呢。

噗,不僅農伯年一臉無語,連谷展鵬也差點笑噴,“別聽她瞎說,她連村支書干嘛的都不知道。”

“她不知道無所謂,你知道就行。”農伯年附和妹子的說法。

對方經常關照妹子,包括做門柱也是他帶人過來,農伯年對他添了幾分好感。

當得知農伯年帶來的那輛車是過來安裝避雷針的,專業人士,并非浪得虛名那種。谷展鵬來了興趣,索性留在這里學習學習,并希望自己那邊也裝一個。

“可惜娜娜不在家。”羅青羽一臉惋惜,還打不通電話。

“不可惜,丁老自有避雷的方法。”農伯年輕描淡寫,隱含一絲羨慕。

華夏的玄學博大精深,等哪天塵緣事了,他也拜一位師父學學,打發寥寥余生。

羅青羽、谷展鵬秒懂,丁老爺子身為玄門中人,某些技術更加先進,還很環保。趁工作人員開始動工,三人在一起商量,要不要給近千年的老檀樹也裝個。

“不用吧?照我外公的說法,它枯木逢春還不到一百個年頭。”羅青羽反對。

可能有點自私吧,她不喜歡老檀樹被圍起來,那樣就不能自由自地玩耍了。而且,一棵樹搞那么大陣仗,很容易惹外人注意。

“我也覺得不用。”谷展鵬同意她的看法,“再說,它能活那么久,證明這里的雷電不算很嚴重。”

近千年才劈一次,證明人家比避雷針更能耐。

農伯年:“……”

他無所謂,看山主的意思吧。

()

搜狗


精准免费一头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