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帝星榮耀 > 第五章 連破兩境
    大山里的白晝總是短暫的,西邊已是落日殘照,東邊天空正在升起的月亮發出淡淡的光輝,一個漸漸消退,另一個漸漸亮了起來。

    林間草地上,帝七曜激動的握緊拳頭,小臉上涌現難以掩飾的欣喜之色,不過抬起頭來時,卻見天色不早了。

    “嘿嘿,若是爹爹知道了,必然會比自己還要開心吧…”

    恍惚間,像是憶起了往事,帝七曜一陣失神。

    “還有些時間,先去那里看看…”

    一陣谷風吹過,帝七曜不自覺地打了個激靈,慌忙收起心神。 簡單收拾了一下,突然轉頭對著后山深處跑去,約莫十數分鐘后,來到山林邊緣一處高數十米的陡峭懸崖邊。

    尋到一處合適地點,向著懸崖壁慢慢攀爬下去,帝七曜如壁虎一般,手腳緊扣在懸崖縫隙間,慢慢地移動著,閃著精光的眸子,就著月光,不停的在懸崖壁上移動著,沒幾息的功夫,帝七曜跳到了一處石階上。

    向前望去,那里有一條橫向大裂縫,仿佛是被人用斧子硬生生劈砍出來的,深不可測。

    夜色下,那裂縫宛如是來自地獄的修羅夜叉一樣,張開大嘴隨時都擇人而噬,耳旁呼嘯的山風似是鬼哭狼嚎般,帝七曜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小心翼翼的鉆進裂縫,穿行了大約二三十米,帝七曜臉上有氣流吹拂,頓時心情振奮,加快了步伐,

    呼!

    一陣陰涼的谷風吹過,帝七曜眼前豁然開朗。

    眼前的一幕,也瞬地使帝七曜呆住了。

    一根晶瑩剔透的,仿佛筍尖一般的石柱,半垂在山洞中央,散發著淡淡的幽光,瑩瑩如寶。

    原本心情大好的帝七曜,望著眼前的一幕,如墜冰窖,頓時如木雕泥塑般一動不動,心中卻是波瀾起伏,臉上布滿了驚,惶,恐,懼等神色,心膽皆寒,雙手更是攥的很緊,指節都有些發白了,顫聲自語道:

    “為什么.......為什么會這樣…”

    思緒回到前世!

    三個月前,那日一如往常那般出門訓練,誰知路上遇到些族人,遭到一頓辱罵毒打,帝七曜內心羞恥悲憤交加,拖著受傷的身體返回家中包扎。

    帝辰在林中等有半日,未見帝七曜前來訓練,遂返家大聲斥其懶惰,滿心委屈的帝七曜亦不想解釋,遂于父親發生爭執,摔門而出,不再修武。

    各種巧合之下,帝七曜尋到此處,至于帝七曜此時為何這般驚恐,那是因為前世這處山谷并非眼前模樣。

    前世此處乃是一巨大空間,高七八丈余,長寬不知幾何,有河,有樹,也有石室,室外是一涼亭,里面擺有一張石桌,四張石凳,乃一方世外福地!

    帝七曜更是在此處獲得,那遺失萬載的生意圣經《商訓》,研讀數載,方得一機會,在帝家展露生意天賦,日子這才好了些。

    《商訓》乃是千年前大越王朝范蠡所著,范蠡此人為大陸之上最早的商業理論家,開拓者,雖出身貧賤,但是博學多才!

    原楚國人,因不滿當時楚國政治黑暗,非貴族不得入仕而投奔大越王朝,輔佐越王一統江河。功成名就之后急流勇退,遨游大陸山川之間。

    期間三次經商成巨富,三散家財,后定居大宋王朝陶丘一帶,自號“陶朱公”

    詩人譽之:”忠以為國,智以保身,商以致富,成名天下。“后世生意人皆供奉他的塑像,尊之為財神。

    如果說一切都是幻覺的話,可那圣經《商訓》依然深深刻在帝七曜腦中:

    能識人。知人善惡,賬目不負。

    能接納。禮文相待,交往者眾。

    能安業。厭故喜新,商賈大病。

    能整頓。貨物整齊,奪人心目。

    能敏捷。猶豫不決,終歸無成。

    能討賬。勤謹不怠,取行自多。

    能用人。因才四用,任事有賴。

    能辯論。生財有道,闡發愚蒙。

    能辦貨。置貨不苛,蝕本便經。

    ......

    這又如何能假,再看眼前,被深深震撼后,帝七曜的瞳孔再次急驟收縮,他看到了更為讓人震驚的畫面。

    那石筍尖上水光重重,似乎隨時都可以滲透出來。

    筍尖下方有一方巖石,在那巖石四周卻是布滿了各種各樣的野獸尸骨。

    有的已經完全風華成了白骨,有的還是半腐爛狀態,還有一些尸體看起來比較新鮮,似乎死了沒幾天。

    心中雖然還有懼意,但還是向前走了幾步打量著眼前的一切。

    ”好奇怪,這些野獸有些不一樣啊,那分明是野狗的尸體,怎么居然有水牛那般大小,還有那只半腐爛的蟾蜍居然比我個頭都大,還有那......”

    “不對,這些應該不是普通野獸,應該是魔獸。”感受著從尸骨上散發的淡淡威壓,帝七曜也是恍然。

    轉了大半圈,沒有任何詭異的事情發生,帝七曜內心懼意漸減,但還是感覺心神不寧,想要盡快離開這里。

    “咦,怎么會這樣,難道是那液體....”這時帝七曜發現一個奇怪現象,盡管巖石四周尸骨無規則的橫陳,但所有的妖獸,哪怕已成白骨,皆是高昂著頭顱,目光所至皆是一處,順著其中一道視線望去,那里赫然是石筍尖端。

    走進細看,只見那石筍尖上滲透的水光已是結成水珠,下一秒就要低落,帝七曜來不及多想,仰頭張大嘴巴。

    “滴噠…”

    水珠自筍尖滴入帝七曜口中。

    入口一絲清涼,隨著液體流入體內,帝七曜的面色幾乎是在剎那間便是火紅了起來,一股股白煙從頭頂滲透出來,然后裊裊升起。

    “咯咯!”

    帝七曜牙齒不斷的打著顫,那滴入腹的水珠,仿佛是在此刻變成了巖漿一般,順著他的身體內部傾瀉而下,所過之處,傳出無法忍受的灼痛之感。

    他的雙臂,死死的抱著身體,逐漸的癱倒在地,痛苦的蜷縮在一起,抵抗與忍耐著身體之中傳出的劇痛。

    就在帝七曜要到極限之時,胸口處,一股莫名的吞噬之力,將體內大部分沸騰的藥力鎮壓了下來,然而仍有些狂暴的藥力不安分的躁動著,皆是被吞噬了去。

    伴隨著最后一絲灼痛從體內散去,帝七曜顫抖的身體方才緩緩的平息下來,他重重的喘了幾口粗氣,然后就這樣無力的躺在了地面上。

    良久,恢復了些體力,帝七曜站起身來,想到剛才的痛楚,仍是有些頭皮發麻,旋即扒開胸口望了過去,卻無任何異常,白皙皮膚,緊致的肌肉如平時一般!

    突然,只覺周身一陣酥麻,那種源自骨骼深處的酥麻,帝七曜精神猛的一振,一拳轟出,空氣炸裂,拳風所到之處,那水牛一般大小的妖狼尸骨頓時炸裂開來!

    “哈哈,力破千斤,這是天樞凡星三境的力量!”

    帝七曜看著那遍地的碎骨,突然嘿嘿一笑,按照正常情況,武道修行一步一臺階,取不得巧。

    但這石筍液體,卻是生生的將這個時間縮短了無數倍,連越兩境,雖然在吞服時要吃不小的苦,可與那收獲相比較起來,卻是有些顯得微不足道了。
精准免费一头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