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帝星榮耀 > 第四十三章 小彪兒
    帝七曜心頭震動,一幫匪盜,藏身于山林,做些見不得人的勾當,居然有如此修為,更不要說那些世家,宗門子弟,可見以往自己還是有些坐井觀天了。

    感受著那六道兇狠凌厲的勁風射向周身各處要害,帝七曜也出手了,腳下猛然一步踏出,濺起大塊泥土,手指輕點,六道璀璨星力分別對上那六道攻擊。

    ”噗噗噗......“

    場中唯有那青年還能站著,只是那顫抖的雙腿出賣了他不過死撐著而已,再看那五人,一招之間已是吐血倒地。

    ”好強!“

    只有親身經歷才知道眼前少年究竟有多強,五人皆是駭然!

    帝七曜不想給盜匪過多喘息的機會,正要再次出手

    ”吼!“

    荊山深處傳來一聲讓人毛骨悚然的吼聲,像是有一頭遠古洪荒巨獸,崩裂大地,掙脫封印而出,吼動了山河,撼動了星月,讓人有一股發自靈魂的顫栗。

    但是接下來便又徹底平靜了,那恐怖的咆哮聲歸于平靜,山林之間忽地刮起了陣陣沙暴,讓人睜不開眼睛,少傾沙暴停了下來,再看那盜匪六人已是無了蹤跡。

    ”那是什么?”

    “魔獸嗎?”

    剛才那聲咆哮,眾人只覺得心驚肉跳。

    “七曜,你知道那是什么嗎?”帝歌走了過來。

    “不知!”帝七曜也是心有不安,微微搖了搖頭。

    “吼!”

    突然,又是一聲讓人靈魂顫栗的巨大咆哮再次從深處傳來。隨著這一聲攝人心魄的嘶吼,大地似乎都是有些抖動了起來。

    “大哥快帶族人撤離此地,我過去看看。”帝七曜話音一落向前走去

    “我也去!”帝依落慌忙跟了上去

    ”看這威勢,若有危險,我未必護的住你。“帝七曜緊蹙眉頭,嚴肅道。

    ”我...”帝依落剛想反駁。

    “吼!”

    那咆哮聲再次響起,帝依落小臉一白,貝齒輕咬:

    “哼,你若敢出事,我饒不了你,我們走!“

    ”七曜小心!“

    ”曜哥注意安全!“

    .....

    一眾小輩紛紛高喊,帝七曜會心一笑,便是閃進林間。

    在林間穿行了許久。

    ”吼!“前方又是一聲吼嘯,震的群山萬壑都在抖動,亂葉簌簌的墜落,整片天地都一下子冰冷了下來,一股恐怖的氣息如洪水般肆虐。

    帝七曜知道終于到了,腳尖一點,掠上了一株軒轅柏,茂密的枝葉擋住身形,僅余一雙眸子盯著前方。

    下一刻,一個龐然大物出現在帝七曜眼前。

    這是一條黑影,如蓋世魔王降臨,散發著滔天的兇威,令群山萬壑一片死寂。

    這是一頭兇猿,并不是很巨大,能有兩米多高,身上是半尺長的黑毛,光亮而懾人,在他頭上還有一對黑色的犄角,粗大而猙獰。令人吃驚的是,它居然雙腳離地,浮在空中。

    ”王星境魔獸,暗黑魔猿!”帝七曜也是認出這頭魔獸,吃驚的張大了嘴巴。

    心中為暗黑魔猿的外貌驚嘆地搖了搖頭,帝七曜旋即將目光投向了那與暗黑魔猿對峙的身影上。

    竟然又是一頭王星境魔獸,他的身軀并不是很龐大,但通體密布金色鱗片,如黃金鑄成,散發著璀璨光輝,像是一座大山般給人巨大壓迫感,血氣滾滾,聲音如雷,驚人心魄

    ”魔猿,你怎敢侵犯我的領地?“

    聽著魔獸竟然能說人話,帝七曜先是一驚,緊接著恍然,到了這一等級的魔獸,早已經開了靈智,智慧并不會比人低。

    ”嘿嘿,黃金圣虎,若是平時我的確怕你三分,可今日嘛…“那暗黑魔猿咧著笑道:”你剛誕下一子,氣血嚴重損耗,正是虛弱之時,老猿我特來送你一程。“

    ”滾!“

    黃金圣虎大吼一聲,一片金光灑落,恍若淹沒了這方天地,徑直撲向暗黑魔猿。

    所過之處,大地都是裂開了,一時間飛沙走石,蒿草瞬間化成粉末,磨盤大的石塊如雨,數千斤的石塊如冰雹,被金色狂風席卷,裹著那黃金巨爪,拍向暗黑魔猿。

    ”破!“

    魔猿大吼一聲,竟是吼動了山河,雙拳不斷砸在胸口之上,隨著每次的砸擊,魔猿威勢必會拔高一分,直至頂峰,繼而一拳轟出。

    轟隆隆,兩者碰撞,從地面打到天上,空中云朵都潰散了,他們在高空激烈搏殺,這是一場虎爭猿斗,鮮血灑落,二者都是負傷,但是卻戰的更加兇猛了,舍生忘死纏斗在一起。

    金色的大爪子探下,魔猿險之又險的避過,仍是被擦破了大塊血肉,魔猿大吼一聲,身形一矮,對著黃金圣虎的腹下就是一擊,猿掌如虹,絕世犀利。

    ”噗~“

    黃金獸血噴灑而下,鮮血噴涌,黃金圣虎腹部遭擊,虎嘯連連。

    大戰還在持續,像是兩團光在碰撞,神通比拼,肉身硬撼,這是一場有我無敵、沐浴鮮血的狂戰。

    約莫著一個時辰的功夫,他們最起碼交戰了數百回合,全都負了重傷,但是都在堅持,誰若是氣勢弱了就注定要敗亡。

    黃金圣虎接連猛擊,渾身都燃燒了起來,有黃金色的血液灑落,但是它越戰越勇,幾乎要壓著魔猿打了。

    他們從天上打到地上,又從地上打到深淵內,最后又騰空而上,再次立身天穹。黃金圣虎占據上風,讓魔猿身上的傷口增添了很多,最為嚴重的一擊是,金色利爪差點將他的腹部剖開,那里鮮血汩汩,腸子差點露出來。

    激戰到最后,兩人都疲累不堪,尤其是黃金圣虎,它的神通再也沒有那么璀璨,速度也不是那么快了。

    二獸拉開了距離,胸膛劇烈的起伏,就那么冷冷的看著對面。

    “咿呀咿呀~“一道稚嫩的聲響在這方天地間響起。

    ”咦?哈哈,黃金圣武你居然誕下一彪兒,哈哈..”魔猿先是一怔,聞聲望去旋即大笑。

    帝七曜也是循聲望去,只見那片戰場之下,不知何時跑出了一只幼崽。

    頭部似貓,體態像狗,四肢呈灰棕色,間有隱黑斑點,巴掌大小。這卻是小彪崽子無疑。

    瞧得小彪突然出現在戰場中,黃金圣虎眼中充滿了慌張,同時帝七曜在其眼中捕捉到了一絲溫柔。

    ”怎么會呢?不是傳聞母虎棄彪么?”

    魔猿眼中閃過一絲冷厲:“我且先送你兒一程。”話畢,直撲下方幼崽,狂暴的勁風也是將幼崽壓得趴在地面,動彈不得,口中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響。

    “好卑鄙。”帝七曜也是看的來氣。

    “你給我死開。”

    黃金圣虎大吼一聲,渾身金光亂沖,仿佛燃燒了血脈之力,速度猛人激增,不大的身軀籠罩在小彪之上。

    “嘿嘿,死吧!”

    魔猿瞬息便至,一擊便是破開了圣虎肉體,猿爪探進,再收回來時,一顆還在跳動的黃金圣心直接便是塞進嘴中,一口吞下。

    “吼!”

    黃金圣虎咆哮,眸孔冰冷,他張口吐出一道白色符文,閃爍著金屬光澤,閃電般的洞穿了魔猿腹部,留下了一個大洞,滴落一地血肉。

    “吼!”

    遭受到如此重創,魔猿身體搖動,大口噴血,它顧不得繼續糾纏圣虎,整個龐大的身軀一抖,朝著森林中奔逃而去。

    一旁,帝七曜張大了嘴巴,瞪圓了眼睛,沒有想到二者征戰到這一步,太激烈與可怕了,若是它們上去,早已戰死,被打爆于天地間。

    魔猿離去之后,黃金圣虎也忍不住倒在了地上,大口喘著粗氣。

    帝七曜望去,只見那圣虎已經離死不遠了,因為它的胸口已被洞穿,虎心更是被魔猿吞了,此刻胸口處正血流不止。

    “呼呼……”

    悶哼的聲音傳來,倒在地上的圣虎還在劇烈掙扎著,想要站起來,但是卻怎么也站不起來,它受到的傷勢太嚴重了,已經到了極限。

    “咿呀咿呀”

    一道稚嫩的聲音再次響起,小彪爬到圣虎胸堂,小爪子放在傷口處,嘴中不時的咿咿呀呀的叫喚著。

    感受著胸膛前的幼崽,黃金圣虎不再掙扎,低下頭就那樣靜靜地望著小彪兒,虎嘴艱難的張了張,最后一道虹光噴薄而出,籠罩在小彪兒的身上,隨即隱沒而去,黃金圣虎也徹底沒了氣息。

    帝七曜早已淚流滿面,他看的真切,那圣虎最后說的幾個字分明是:

    “我的孩兒,活...下...去!”

    直至死前,圣虎眼中沒有恨意,有的只是無限的溫柔,疼惜還有不舍。

    帝七曜心頭一陣疼痛,淚水模糊了眼睛,想到那同樣生下自己便離去的娘親,是否也如這母虎一般,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也是滿眼溫柔,疼惜,不舍的看著自己。

    “娘親....”

    “咿呀咿呀....”

    一人一獸在這林間各自緬懷著逝去的娘親。

    .......

    良久,帝七曜收拾心情走了過去,這時小彪兒已經沒了力氣,蜷縮在圣虎胸口睡著了。

    看著腳下的已經死去的圣虎,帝七曜目光中充滿了敬意,深吸一口氣,將小彪兒從它懷里抱起,望著那巴掌大的小家伙,帝七曜輕聲道:

    “修武之路太過寂寥,你若不嫌,伴我一路如何?”

    小家伙撓了撓毛茸茸的耳朵,”咿呀咿呀”兩聲,然后在帝七曜的懷中拱了拱,翻了個身子,繼續沉沉的睡著。
精准免费一头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