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 正文 第2925章 戰歿

“不錯的小計倆。”

        瞅了眼腳下,我冷笑道。

        既然他用魔法將地面變得不宜走動,那這地面還有什么必要繼續留下來?

        右腳高高抬起,蓄力,凝殺意,待黑紅色氣蘊宛若游龍一般將整只右腳包裹的密不透風之時,陡然出腳,向下猛踏!

        宛若隕石墜落,整個城堡的地面都發生了巨大震動,并在這震動之中,裹挾著猶如炸彈爆炸的巨大聲音,以及悍不可擋的氣浪沖擊!

        轟!

        碎石崩飛!

        地磚四潰!

        城堡內的地面,以我為中心,向四周呈蛛網狀擴散。

        伴隨著咔嚓咔嚓聲響個不停,整座城堡都仿佛搖搖欲墜,似乎下一秒就會崩潰,坍塌。

        城堡內,活著的家人,侍女,奴仆,此刻猶如身處暴風驟雨中的小船水手,緊緊摟著某些看起來大概能在這場‘地震’中屹立不倒的建筑物瑟瑟發抖。

        抽身急退的黑衣男子則面色凝重的望著我,臉色難看到極致。

        凱佩爾家主臉色更加難看,而且不僅難看,還恐慌難當。

        他惶恐四顧,很快便找到了向他疾奔而來的黑衣男子,頓時面色大喜,忙遞出雙手。

        黑衣男子二話不說,直接攥住他手,用力向上一提,將他提到跟前,而后腳尖發力,就要騰空而起,直躍二樓。

        一般來說,震動越大,地面越安全,高處越危險。

        但是對于一般強者來說,卻截然相反,因為地面將會有人流涌動,擁擠碰撞,而高處,尤其是二樓三樓,往往不會有人流擁擠,便于行動。

        他此番行為,是要鋌而走險,絕地求生啊!

        冷笑一聲,我踏足而行,數秒間便追上了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實在沒想到我竟會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追上他的腳步,不禁瞳孔驟縮,面目猙獰,抬手一記魔法,徑直沖我打來。

        那是一桿深藍色冰槍,但由于凝結時間較短,以至于冰槍長度差強人意,但好在尖銳度勉強說得過去,硬度也與尋常堅冰無異。

        匆匆凝出冰槍,身浮空中的他對準我就是狠狠一丟。

        冰槍似箭,直取我胸口正中,我不屑冷哼,伸手一抓,立馬將如箭般迅猛擲出的冰槍捏在手里,接著用力一捏。

        咔嚓咔嚓幾聲脆響,冰槍被捏碎成幾節,碎冰噼里啪啦掉落一地。

        “雕蟲小技”我冷冷道,同時探手過去,抓向凱佩爾家主面門。

        只要這一手抓中,這笑瞇瞇如同老狐貍的老家伙的腦瓜子,鐵定會被捏爆。

        然而就在我的手即將觸碰到老家伙的額頭之時,一把寒冰劍,裹挾著寒氣,破空呼嘯而至,徑直朝我頸部砍來。

        “好一手圍魏救趙!”冷哼一聲,我探手一抓,牢牢握住寒冰劍,化解了這致命一劍。

        感受著劍身散發的濃濃寒意,我手掌化作鷹爪,五指微微發力,一捏,就聽咔嚓咔嚓幾聲脆響,寒冰劍竟被我直接捏碎。

        與此同時,右手手腕一翻,調轉刀頭,對準凱佩爾家主的頸部,狠狠刺去。

        “住手!”凱佩爾家主尖聲高喝:“手下留......呃噗!”

        話未說完,妖刀早已透頸而出,并深深刺進了黑衣男子的小腹之中。

        痛苦之色驟然浮現于黑衣男子的臉上,見凱佩爾家主鐵定是活不了了,他當即手一松,將凱佩爾家主即將死去的身體丟在一旁,同時呢喃咒語,就要再給我來一發魔法,以示回禮。

        然而我憑什么讓他如愿?

        刀光一閃,頭顱飛天,黑衣男子帶著仇怨與遺憾,魂歸創世之神去了。

        伴隨著凱佩爾家主及其手下最強大將的死去,整個凱佩爾家族都亂成了一鍋粥,慌成了一群老鼠。

        他們中有些人高聲慘叫,有些人四處亂跑,有些人趁亂搶奪珠寶財產,有些人借機胡作非為。

        不過在我太刀的每一次揮砍下,都會有一人或者數人命喪于此,不多時,整座城堡都被我殺了個遍兒——除了一個地方,關押家族犯的地下囚牢。

        在地下囚牢里,我見到了一個熟人——與桀驁女子一并被我解救出來的貴族女子。

        原來她竟是凱佩爾家族的人。

        輕而易舉將鐵門拽倒,我將那女子放了出來,簡略的向她詢問這期間發生的事情。

        在她回到家族以后,凱佩爾家主笑瞇瞇叫她去休息,但剛剛洗完澡,走出浴室,就被一伙家兵扭送去了刑室,對她嚴刑拷打,逼她說出背叛家族的全部過程。

        當時她都懵逼了,背叛家族?這都哪兒到哪兒的事兒啊?

        然而管家和家丁才懶得聽她借口,又是一陣嚴刑拷打。

        或許也知道沒法子從她嘴里逼供出任何情報來,于是在幾次三番嚴刑拷打之后,便將她投進了地下囚牢之中。

        而直到現在,她都處在渾渾噩噩的狀態里,絲毫想不清楚其中緣由。

        不過我卻通過她的陳述,清楚了一些內情。

        極有可能包括桀驁女子在內,她倆被盜賊團劫走之事,都是三大家族的家主商議所為,目的為何,我暫且不知,但總歸是脫不開爭權奪利。

        為了權財,想些齷齪的陰謀詭計,這從來都是貴族間最司空見慣的現象。

        只不過,三大家族這次的手段臟了些,卑鄙了些。

        至于嚴刑拷打,逼她供出共謀背叛家族之人,多半那人指的就是我。

        因為我將她從狼窩救出,肯定是打破了某些人的計劃,既然妨礙了他們的計劃,自然而然會把我劃入想要破壞三大家族的惡徒行列之中,而被我救出的她,自然而然也就被當做破壞家族的惡徒的同謀,也就是家族的背叛者了。

        不過他們忽視了一點,那就是能夠只身干掉弱小盜賊團的,可能是實力不濟的冒險家,也可能是實力強悍的冒險家。

        很不幸,他們沒押中想要的選項。

        讓這個不幸的女孩兒去凱佩爾家族的藏寶室,盡可能多的拿走財寶。

        女孩兒一臉不解,同時十分擔心,不斷催促我快些離開,畢竟這兒是凱佩爾家族的地盤兒,一旦被聞訊趕來的家兵圍住,就走不了了。

        她一邊推我,一邊焦急道:“他們可是能夠輕易擊敗數個盜賊團的冒險家團體啊!”


    
精准免费一头一尾中特